我以為辭職之後我的人生會悠閒地讓我想要偷笑,
可以任選一個陽光溫暖的公園,
用最舒服的姿勢讀著這輩子不知道第幾次的《大亨小傳》,
大學畢業太久,工作太悶,以致於我已經徹底忘記讀閒書是什麼滋味了。
可以趁機會補看好久沒看的歐洲電影,把所有想看的日劇進度都補齊,
還可以逛拍賣網站逛到眼睛抽筋,更重要的是有時間作旅行的功課,
研究一下機票應該怎麼買,哪些國家應該去,
(不知道現在去西藏算不算是華麗的冒險?)
還可以有時間去慢跑和游泳,
我幾乎以為我有全世界的時間可以好好為我下三濫的人生作一點彌補。

結果一回神,我發現我還是如往常一樣繁忙,
手邊有一本書沒翻完,同時莫名其妙地成為好幾本多益題本的編輯,
為什麼逃不開這個輪迴……

好比剛才晚上在咖啡店和朋友聊天時,
編輯竟然打電話來催槁,讓我罪惡感好深,
我以為星期天大家都不用上班,沒想到竟然……

現在凌晨四點,我自作孽地趕稿中,
耳邊聽著午夜喊不出作曲家是誰的古典樂電台,
剛去便利商店買了蠻牛和雞精,至少現在沒有睡意了,
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可以看到待會兒的日出吧。

不過整體而言,不用上班讓我省掉很多無謂的麻煩,
例如早上必須準時起床打卡而且完全不知道意義在哪裡。

辭職之後,我每天還是帶著筆電去美編家工作,
中午一起下廚,煩惱著今天該做鮪魚茶泡飯還是炒烏龍麵呢,
下午天氣好就一起去永和四號公園喝咖啡和野餐,
說愜意其實也蠻愜意。

***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最近印度一直在呼喚我,
據說許多從印度回來一陣子的人都會有相同感受。

好像一直會想起恆河的日出,就覺得內心充滿寧靜,
想起那些天氣炙熱無處躲的慵懶夏日午后,
想起那些穿夾腳拖鞋在充滿牛糞的巷子裡徘徊的日子,
雖然背包很重,天氣很熱,語言不通,被太多咖哩大麻奶茶弄壞身體,
但怎麼想都覺得那樣的時光好雋永,內心竟然充滿想「回去」的心情。

不過我也開始想念青田街了,
住了半年多,才發現好多神奇又獨特的小店鋪躲在巷子裡,
雖然青田街似乎低調又討人厭的有錢豪宅太多,但基本上是一個還不錯的環境。

我知道旅行途中我一定會很想念台灣,例如最近常深刻地體會:
「水餃和雞排好好吃喔,我不想離開台灣。」
「熱水澡好棒喔,我不想在異國天天洗冷水澡。」
「語言相通好方便喔,我不想天天跟人用英文吵架。」
「星光大道真好看,我不想錯過。」

簽證和機票這種事情只要有上網作功課一切就會妥當,
大家都知道旅行最難過的海關其實是爸媽!
要如何告訴他們:「我要流浪一陣子。」
而不造成任何家庭糾紛或情緒上的疙瘩還真是一門藝術。
在上一代的觀念裡,
不但覺得賺了錢就要存起來,趕快買房子或車子,
辭了一個工作馬上要找下一個工作,中間不准放長假,
還會贊成孔子那個婊子所說的「父母在,不遠遊」。

老實說,我覺得我都26歲了,
連旅行都要徵求爸媽同意是很愚蠢的事情,
有時候真的覺得身為一個亞洲人這麼多家庭包袱真的很沈重。

所以,我不可能徵求他們同意,那不是我的風格,
我決定想作的事情我就會將愛進行到底,沒得商量的,
不過我爸媽因為我的叛逆,對我的寬容度早就逼近於100%,
總之我打算一切都打理妥當之後再故作輕鬆地告知一聲即可,

但寫到這裡,為什麼我彷彿已經聽到老媽的慘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