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My twentysomething days, I will miss you my whole life!



二十九歲的最後一天晚上,
我在車上看著這個城市的天際線,心情好惆悵。

如果二十幾歲,真的會決定男人的一生,
那麼今天就是決定人生勝利或失敗的期中考總清算
我試著努力記起我的二字頭人生到底最後留下了什麼,
它像昨天才發生過一樣,感覺歷歷在目,卻又難以捉摸。

我一直以為,
一個完美的二十幾歲就得活得像周杰倫或蔡依林這種名人一樣,
留下很多暢銷專輯,換過各種類型的交往對象,
存款忽然多出好幾億,房子也換了好幾棟。
活得轟轟烈烈,事業有起有落,人生毀譽參半,這才是真正地青春過

猶記大學時代,我曾經也以為自己很不平凡,
以為自己從今以後不會和別人過一樣的人生,不知不覺地我也被這個世界給收編:
我被命運編入了軍隊,我開始每天打卡上班,我面對必須賺錢才能活著的事實。
我慢慢地把自己尖銳的地方磨得圓滾滾地。
於是在三十歲前夕,那種強烈地想要「做自己」的想法我再也沒有了

說穿了,我不過是個很普通的人:
家境小康,命不算太壞但也不夠好,
雖然一路順利唸到國立大學,卻沒什麼能靠它吃飯的特殊才藝,
沒有嚐過百萬年薪的滋味,賺來的錢也很快就花掉,
很多國家都還沒機會去過,人生還沒有什麼精采故事可以講。

現在的我,和其他台灣人一樣面無表情地搭捷運上下班,
偶爾在候診室看病時,心不在焉地看著牆上正播放民視連續劇「父與子」,
電視裡的芭樂劇情似曾相識,我的今天和昨天彷彿也似曾相識



二十幾歲,硬要回憶起來,
只能拼湊出看過的電影,聽過的歌,讀過的書,選過的課……
還有那些無心傷害過的人,買過而後悔的東西,再也沒聯絡過的朋友,
這才一數完,發現自己才正要邁向三十,人生已經好多遺憾。

不用大家提醒,我知道我還留下了一堆日記,
那是我即將失憶的二十幾歲一些曾經活著的證據
我常常在深夜讀著它們,每次都感到無比驚奇,彷彿它早已變成別人的日記,
我早就記不起曾經做過那些事,曾經有過那樣的想法,
過去的熱血總讓我感到溫馨,而我也從失去的人生裡找到一點明天的慰藉,



雖然聽起來無奈又失落,
其實我是滿心期待地迎接我的三十歲。

我身邊的三十歲以上的男性友人,幾乎都是我仿效的對象,
他們總是精於打扮,用自己的存款買了房子和家具,
應對進退成熟,懂得人情世故,
每隔一陣子就優雅地出國旅行,擁有一些可以支撐人生的興趣,例如登山或攝影或烹飪。

我相信我身旁這些活得很有男人味道的大叔們,
在他們二十幾歲一定活得沒這麼游刃有餘。
這讓我對自己的三十幾歲也充滿無比信心,因為看來一切只會更好不會更糟



雖然我這麼說,
當三十歲開始讀秒倒數時,我的心裡真的充滿不安和恐懼。

此時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浮現一個畫面,
那是大約一九八七年左右,小學一年級的教室裡,
感覺有琥珀色的陽光灑落,遠處聽得到風琴的彈奏聲和操場的嬉鬧聲。

當時的那些小弟弟小妹妹們,早就比我提早跨入三十歲,
甚至推算一下,學校的每一位小朋友都已經三十歲以上了。
我和同學們一起變老,也會一起慢慢死掉,這個事實讓我感到非常安心



今年我沒有許下任何給自己的生日願望,
關於我自己的人生,我會好好努力,不需要靠生日願望來支撐。

這次我想要把我的願望給別人:
我希望我身旁的所有我喜歡的人都平安快樂,遠離身體病痛,
特別是我平常很少想到的爸媽,還有我的愛人。

我看著生我養我的老爸老媽,難以相信我們已經認識三十年了。
有一些很複雜的感覺,我說不出來。



如果硬要留一個願望給自己的話,
我想跟老天爺打個商量:我想把自己過剩的性慾拿來換一些我最缺少的耐心。
這個願望要是實現,我應該會變成全台北最有耐心的人。




這一刻終於來了……

再見,二十幾歲。我會用一輩子來懷念你!
你好,我今年剛滿三十歲,請多指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