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日劇《在恆河裡蝶泳》,
長澤雅美被蛇纏繞還可以笑這麼開心
提醒我又是一年一度該回印度返鄉探親的時候了。

★★★

其實這篇日記早在一個月以前就寫好,
卻找不出動力好好地整理它。
寫好的文章,不滿意仍會繼續擱著,
等到覺得滿意的時候,文章早已過了時效性也說不定。
真是要命的寫作習慣。

假如我身旁能夠有個嚴厲的經紀人或健身教練,
每天在我屁股後面用藤條鞭策我,
看我打瞌睡或懶散時狠狠地抽我幾下那就好了,
那麼我現在可能是了不起的青年藝術家或屌不拉嘰的奧運國手,
要不然就是商業週刊會採訪的那種七年級創業楷模。

但我總是放任自己過著隨心所欲,毫無紀律可言的生活。
該吃飯的時候不吃,該睡覺的時候又不想睡,
該工作時想要偷懶,該偷懶時又不能盡情地玩,
所以現在才會什麼也不是,什麼都沒有。

★★★

冬季的台北原本應該多雨潮濕,今年的晴天日數卻明顯地增多,
必須撐傘的天數大概用一隻手就數得出來,
就連雨傘也只弄丟一支而已

自從出版業跳槽到旅遊業之後,
告別以往朝九晚六點半,被迫無薪加班的生活形態,
工作時數變少,時間更自由,閒晃的日子也更多。
也許是因為上班不太需要用腦(只需要動口唬爛就好)的緣故,
下班之後也沒有以往那種全身都被某種奇怪的宇宙力量榨乾的感覺。

下午時分我常悠閒地走到我家附近的公園散步,
每天到了這個時候,公園內會出現各式名犬,
他們與他們的主人會出來透氣散步覓食兼社交聯誼,
每隻狗見了面第一件事都是互聞肛門,然後互相追逐。

令我納悶的是,儘管是非國定假日的上班時間,
公園裡永遠有一堆閒閒沒事幹,出來遛狗兼交誼的主人,,
這些不必上班就有收入,或者仰賴年輕人工作把國家撐起來的人也太多了一點。

台北的公園景觀規劃似乎都缺乏那麼一點想像力,
但是從來沒聽過有人抱怨。
人若一輩子都待在營養不良套房或沒隱私鴿子籠公寓久了,
對於景觀設計或空間規劃都會失去任何概念,對醜的容忍度也會提高。

公園裡總會有一個奇特的景象:推著輪椅的女傭們熱絡地聊天,
她們身旁那些輪椅上的老人們,則被放任無知覺地曬著太陽,
不論天氣冷熱一律被包得密不通風,似乎已經失去語言能力,
有時候我懷疑人老了是否都會退化成這樣。

如果我是這些輪椅上的老人,
我一定恨我當時年輕時候許下「我要活久一點(或長命百歲)」這個願望
因為就算繼續活著,撐過八十歲、九十歲、一百歲……
那又怎麼樣呢?


好想找那些印尼越南菲律賓人談談天。
聊聊他們的生命史。

★★★

如果我還有一點精力繼續從事社會運動的話,
我不會像那些盲目的文藝青年一樣,
浪費時間在已經於事無補的樂生療養院或三鶯部落,
那種格局過小,又不能造成重大改變的事情。

我想要對國際移工和新移民的勞動人權做點什麼。
同樣當過勞工,我深刻瞭解被雇主和仲介層層剝屑的痛苦會是什麼,
看過太多充滿血淚的紀錄片之後,我非常相信台灣人的本性是壞的。

上個月我無意間看見陳美鳳主持的某個談話綜藝節目,
當天的主題(是哪個自以為小聰明的製作單位想的):聊「我家的菲傭」!
看著特別來賓用某種很奇怪又驕傲的主人語氣,嘲弄地聊著自己家的菲傭,
彷彿蓄奴時代的白人,正在用鄙視的口吻再談論家中的黑奴一般,

恐怖喔,台灣人!

★★★

前幾天在小吃攤吃麵的時候,
看到電視(沒有意外地)播送著現在收視率最高的連續劇《娘家》,
發現仍是同一個熟面孔老牌女演員,演著跟上次一樣的苦命婆婆,
講著幾乎雷同的台詞。

我倒不是很在乎為什麼像這種內容貧乏,演技粗糙,
完全不求任何長進的連續劇,收視率竟然會這麼高?

我所在乎或懼怕的是,仔細解讀連續劇背後的意識型態,
才發現這類連續劇不斷地強化台灣人潛意識裡最怕的好幾件事情:
媳婦太強悍、婆婆太雞巴、兒子愛細姨、香火會斷掉、家產分不到、大嫂跟小姑勾心鬥角……
簡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異性戀家庭恐怖倫理悲喜劇!

我想到一件事,
幾個月前看到報紙裡寫著黃〇靚這麼說:
「我擔心自己萬一入獄後,女兒才兩歲,該怎麼辦……?」

讀完之後我心裡忿忿然:
「幹你娘,是你們自己要生小孩的!
誰叫你們愛傳宗接代,你們的公婆那麼愛抱孫子!」
社會上會有那些殺人放火,有作姦犯科的人,
也都是那些堅持不可讓香火斷掉,一心想抱孫的阿公阿媽所造的孽。

好了。
如今全台灣人最想要的「長命百歲」和「傳宗接代」這兩個人生終極願望,
意義都被我解構、淘空、虛無化了。
把這兩種執著都拋棄,身為一個台灣人也就沒什麼好計較了,
你就自由一半了。

話說回來,如果每個台灣人都沒有這種執著,
《娘家》那種鄉土倫理親情悲喜劇大概會馬上消失吧。

★★★

坐在草地上,
看著這些狗,聽著音樂,曬著太陽。

只要買一個雞排在公園吃起點心,你的人緣(狗緣)就會變好,
身旁會圍繞著一群搖著尾巴,流著口水的狗狗們。

陽光和煦又溫暖,被這種充滿救襩性的能量包圍住我,
會突然覺得自己被陽光所譬喻著的某種宇宙力量給寬恕了,

儘管過去多麼幼稚無知,以後的日子也會同樣地幼稚無知,
但是陽光就像聖母瑪麗亞或觀世音菩薩,或者所有我景仰的女性力量的集合體,
溫柔地撫摸著我,告訴我「一切都過去了」或者「未來會很好」,
總讓我有種想哭的衝動。

★★★

到了每年杜鵑花開的這個時候,
就覺得應該是把塵封的登山背包拿出來,
準備搭飛機去某個(物價比台北便宜的)亞洲國家流浪的時候了。

啊,好懷念恆河的日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禁止留言
  • robert
  • 我今年十月要回印度探親了.....
  • bon voyage!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6 19:15 回覆

  • rolcoco
  • 竟然沒搶到頭香,可惡!

    你何時要去印度啊?接受跟班嗎?不過我不會像健身教練一樣鞭打你啦。
  • ①……近期之內沒有要去耶(但也許年底哪根筋不對就……)。
    ②你搶到頭香我又不會送獎品,為何這麼堅持?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6 19:22 回覆

  • sz-huei
  • 愈落後的國家愈有這種「有錢就是皇帝」還有「傳宗接代」的想法
    很不幸地不管經濟好還是壞,幾十年來台灣人都只顧著賺錢而已
    腦袋裡的軟體就繼續停留在落後國家的思維..

    下個月要回印度了,但沒時間去瓦拉那西,哭哭
  • ①像日本那麼先進,大家也是把「傳宗接代」看得很重,也許比台灣還要重也說不定。所以這件事說不太準的。
    ②你有看過《在恆河裡蝶泳》嗎,裡面好多瓦拉納西面熟的鄉親們出現(笑)。
    ③去印度不去瓦拉那西感覺真的很怪,不過旅行好像還是第一次衝擊和感動比較大。去年回印度,感覺很多東西都已經看過、吃過、知道過,一切就像是deja vu,沒有第一次那種好奇感了,而且竟然連拉肚子都沒有!!
    ④內觀跟我的緣分還沒到。不過印度其實是很適合遊學的地方(而不是美國)……如果你在rishikesh遇到一個蓄著白長髮(像武俠片那種)日本約五十來歲的老頭叫toru(?)(總覺得因為是個小鎮一定會遇到),你可以跟他學瑜珈,他的瑜珈課很有啟發性(他的名言是:Pain is your friend!),我是在尼泊爾的旅館屋頂跟他學的。請順便幫我跟他問好!
    ⑤恭喜離職(?)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6 19:12 回覆

  • jp
  • 看你的文章有種老爺爺很高興孫子長大的感覺,
    不由自主的點頭,不小心就認同起來了~
    ps.你好像有嚴重三十拉警報的危機感耶~
  • ①孫子是嗎!?是因為你年紀比我大很多嗎?
    ②三十拉警報,這個過氣的詞彙讓我有更心酸的感覺……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6 18:53 回覆

  • Jamie
  • 為最近電視上常播放印度的觀光宣傳廣告
    每次看都連想不到這是什麼地方
    徹底的改變了我想像中的印度
    原來這就是你的體驗啊
    我也總是會將裡頭的男主角當成你一般
    享受 感動 印度
  • ①你是指新加坡電視嗎?台灣沒有播這廣告耶。
    ②印度面積太大所以有很多面貌。不過我的體驗跟他比較不像,因為我更貧窮一點,沒閒錢做spa,也沒穿得那麼光彩……(羞)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6 19:15 回覆

  • yp
  • 台灣有撥印度旅遊局的廣告阿!
    都在旅遊生活頻道上看的!
  • jp
  • 每天都會這裡碰碰運氣,
    也順便為你要吃的鬍鬚張盡一點心意~
    不過每次點進來看不到新的文章都會很失望~
    你要不要出本書讓我們購買解解饞~
  • 不用鬍鬚張了,只要五十嵐就可以。

    書很難賣,沒有賣點也沒梗的書更難賣。
    誰要買一個無名小卒的靠北日記啊。

    如果要解饞可以買我偶像的書《史丹利一定要熱血!》代替(笑)。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9 20:45 回覆

  • Beth
  • 你是該出本書了...
  • 出書也賣不出去啦。
    至少要有一千本以上的銷售量才不會賠本。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9 20:39 回覆

  • シンチャン
  • 公園裡的閒人是在放無薪假吧
  • 我覺得大多是富翁或房東

    不良少年 於 2009/03/09 20:39 回覆

  • 阿卡
  • 我要買(如果出書的話)!希望有附帥氣西裝照,或恆河流浪照。當然光是文字的
    部分也已經非常令人迷墜(不是醉)。
  • ①帥氣西裝照是嗎?可惜人不帥氣耶。如果有Hugo Boss願意贊助我西裝,再考慮看看好了(幹,我變得跟周杰倫王力宏等人一樣自大又自以為屌了)。
    ②恆河流浪照感覺有點假掰,好像坊間的旅遊書。
    ③迷墜的"墜"?好像常有人說我的部落格會讓人陷下去,我也很驚訝竟然有那種成分。我一直以為我都在勸人為善樂觀向上才對啊。

    不良少年 於 2009/03/10 21:01 回覆

  • city
  • 有點疑惑文中你指的"格局"是什麼?

    因為我認為社會運動的格局大小,
    不是看最後結果到底直接影響多少人的利益或權利,而是看整個過程到底挑戰顛覆了多少社會結構與主流邏
    輯,並且那是個細緻而緩慢、長遠的過程(不然樂生不會一搞四、五年),訴諸的還是人們的價值觀、意識形
    態。所以格局最大的社會運動並不會是看似結果影響全台灣人民、過程卻很粗糙流於形式的選舉、倒扁…。

    拿你提到的兩個例子來說,三鶯部落事件看似只跟一小搓感覺可憐兮兮的原住民有關,聲援者也彷彿只出於
    同情,但事實上這運動要試圖去翻轉的,是我們最恨的台灣土地嚴重商品化、土地拿來被財團炒作而有多數
    人買不起房子、只能租鴿籠公寓甚至連房子都租不起,得要到河邊自己蓋房子(政府稱的違建)這樣的不平等
    現象。(題外話是,與其要我付超貴房租住鴿子籠我其實也比較想去河邊用木板自己蓋...)

    更不用提樂生運動整個有一大半是在幹政府浪費公帑亂蓋公共建設、黑箱作業圖利財團官商、各部門行政效
    率低落等等整體環境的大問題。以小見大,社會中的少數弱勢者反映的是整個社會的毛病。

    不然我想這兩個運動中的重要力量不會有那麼多是來自台灣的工會組織者、工運人士(包括移工)
    運動裡頭的文藝青年也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多啦,其實超少。當然只會參加遊行、在網誌上提到、嘴上掛口號
    的那些不算運動者哦……

    另外這個組織你可能已經知道,推薦你去,他們很缺人!
    可以認識很多印尼菲律賓越南泰國人,超好。
    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http://www.tiwa.org.tw/
  • 西提妹你真是讓我佩服,不愧是社運界的未來之星。

    我想我應該能夠代表無知的大眾,只看到事情表面現象未能深入研究背後因果關係,
    我確實不清楚三鶯部落和樂生抗爭背後的意識型態與訴求
    這真要怪自己看太多奇摩新聞卻仍孤陋寡聞,
    但是不是也要怪那些抗爭者,為什麼表達的概念那麼穩固卻說得不清不楚?
    為什麼浪費了那麼多力氣,還是沒被大多數人聽到?
    以致於大家聽到的仍是被扭曲被誤會的版本?

    請繼續批評指教。

    不良少年 於 2009/03/23 22:07 回覆

  • delimah8
  • 不如來跟我結婚好了

    關於人權的訴求我本來也想丟給你苦勞網
    但上面留過了而且這個東西你一定知道

    我和我夥伴想做的不只是那樣
    我想要狠狠批判現在腦殘的文藝青年
    那到底是什麼
    在台師大社區藝文咖啡店會出現的人種
    穿得漂亮(當然也有邋遢的)口中只聊著電影藝展小說的跑遍各大搖滾啪
    那在幹嘛
    我連破報都想燒了
    當知識和文明變成一種強勢文化那到底保護的是誰

    那個

    我講話很沒系統有點零散
    我也討厭說服別人
    有人會說我想革命的目的或訴求是什麼
    沒有訴求就是我們的訴求
    才不會被任何的目的束縛
    做一些衝撞社會的事情然後去磨合和吸收
    那最大的收穫還是自身的革命(成長)


    你在台北的話可以去坐那個怪運將的taxi
    他超酷的話了很多畫也一直勸人向善
    色彩超爆炸的一張才25元噗 很達達噢哈哈

    今天跟朋友坐車都沒算我們車費
    不過每個人都花了50員跟他買畫還愛不釋手
    哈哈原來這事他做生意的手法
  • 幹醮人畜無害的文藝青年或破報之前,
    還有更重要的敵人。
    例如爛立委,爛縣長,爛總統之類的鳥咖,
    所以請把你的憤怒用在他們身上吧。

    不良少年 於 2009/03/23 22:11 回覆

  • mmbted
  • 雖然說社運的訴求和每次的行動,有責任把話說清楚,也不要訴求還說不
    清楚就搞個情感式大眾動員的行動。但是,運動背後和每次的辯論都牽涉
    很多複雜的脈絡、可是每次說話的空間總是比政府與主流議題來得少很
    多。對一般人來說,如果只是單純從媒體來了解整件事很難。
    一方面媒體不想報那正經八百嚴肅的訴求,只想看衝突。
    另一方面有時候為了爭取說話空間可能你又得不得不犧牲一些堅持生出一
    些點給媒體。老實說,現在除了和統獨藍綠議題牽上邊的運動能享有較多
    的媒體資源,沒有多少資源的社運團體在媒體戰常搞得很辛苦,真的。

    像city和你這樣的互動方式、直接發問的確有助於彼此了解吧! 還有從勞
    工、婦女、性少數、移工移民,過去以來從不同的觀點與角度來看,不是
    都被認為不重要格局小嗎? 現在或許有些運動進步很緩慢、或許某些進步
    可能只是暫時政治人物的利益操作,但都是在以各自的方式、我們想不到
    卻也是切身關聯的方式改變這個社會、企圖串連彼此尋求更多的政治空間
    與主體實質的權利。更重要的問題不是在格局大小,而是思考彼此的差
    異、權力關係以及連結,即便這是個現實操作上很複雜的問題。
  • 空閒時間很多的路人
  • 我要應徵秘書職務~~~
  • 不良少年
  • 重新看一次兩年前的文章
    覺得自己怎麼寫得那麼好!(顯示為不要臉狀態)
    該講的道理和該罵的人全罵完了……
  • JP
  • 幾年前就有發現你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