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我的印度朋友們,可惜沒聯絡。



五月十四日

這個鎮上不管哪個餐廳,

負責煮飯的永遠是看起來年齡只有十一、二歲的小鬼,

這些小男生們的廚藝都好驚人!

 

最近我們和一位二十三歲的印度人成為朋友,

他不但已經有自己的船、自己的奶茶攤、還有自己的網咖。

年紀輕輕已經懂得用三種方式來賺錢!

看著眼前事業有成的他,我和自衛隊兩人面面相覷,

因為我們二十五、六歲,可是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會。

 

昨天我在旅館遇到一對台灣女孩,

他們雖然也要在這裡待上一個月,外表卻跟其他背包客不太一樣,

兩人看起來都有點像公主,身上永遠都很乾淨,

不知道為何會選擇來印度旅行,而不是其他更舒適的國家,

原本以為遇到同鄉會很興奮,但我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可以稱得上對話的東西,

雖然擁有相同國籍,卻仍是不同世界的人。

 

對印度好像有點失去新鮮感,街上看到的東西感覺不再新奇。

可能因為來過第二次,也可能因為天氣熱讓我心浮氣躁,

對身旁像蒼蠅飛舞的印度人開始失去耐心,讓我真的很想殺人。

 

 

五月十五日

 

清晨四點多,睡夢中隱約聽到恆河旁有人用棒子搥打衣服的聲音,

一過了七點,就會被無情的朝陽曬醒,無法賴床,

這幾天氣溫都高達四十幾度,加上每天必定停電三小時左右,

沒有冷氣我完全可以接受,一直相信人可以不靠冷氣活著,

連電風扇都無法運轉,也太情何以堪了。

 

令人納悶的是,印度身為一個如此躁熱的國家,

不但沒有刨冰這種東西,連冰塊都很少見。

我們唯一消暑的飲料就是冰箱裡的礦泉水,以及無所不在的可口可樂系列飲料。

 

如今我才意識到,台灣人真的很擅長做冰品和飲料甜點,

想到大家在台灣過著涼爽宜人,有便利商店的初夏,

我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下午天氣太悶熱,

旅館的房客們像夏天的狗一樣趴在桌上,睡了不省人事的午覺,

電風扇照慣例因停電而停止運轉,令人痛苦萬分。

 

黃昏時分,自衛隊向我展現了他不愧是自衛隊退伍的絕佳泳技,

他橫渡恆河到對岸(約等於淡水河寬度)!

我在岸邊心驚膽跳地看著他,

深怕他游到一半因為太疲累,與河上飄著的屍體一起被滔滔不絕的河水沖走,

而我可能因為目睹朋友的死亡,從此產生創傷症候群……

 

出乎我意料地,他成功地游回來了,

並且疲累卻很有成就感地跟我說:

「感覺游這兩趟把這輩子的罪孽都洗清了,哈哈…」

 

晚上十點,床單仍帶著白日久久不散的暑氣,

我必須在床單上灑水,讓自己涼快些,才能勉強入眠,

一直猶豫著要學印度人把床搬到戶外陽台,在星空和蚊子的擁抱下睡覺,

卻沒有豁出去的勇氣。

 

 



五月十六日

 

離開瓦拉納西之前,我報名了一堂晨間迷你瑜珈課。

有位瑜珈大師(自己號稱是guru)要來授課,

學生只有我,和之前提過的那位台灣女生,

時間是早上六點開始,一小時半收費一百盧比(台幣八十元)。

 

這次我突然領悟到

選瑜珈老師和西塔琴老師最重要的絕對不是道行高不高深,

而是他們講的英文你要能聽得懂!

因為這位大師講的英文我只聽懂三分之一,

身旁的台灣女生由於英文本來就破,她幾乎都得靠我翻譯。

 

大師帶我們做一些感覺不太像是瑜珈的柔軟操,

由於我們程度太差,

他突然要我們改做臉部瑜珈,也就是練習瘋狂大笑,

清晨六點的恆河,太陽才剛出來,有三個人像是神經病地不斷地大笑著。

你能想像這畫面有多荒謬嗎?

 

大師將手放在我頭頂上,試著想把"energy"傳給我的台灣女生,

台灣女生覺得她的頭熱熱的,有能量在流動,

但是我根本不信這一套,什麼也沒感覺到。

瑜珈大師把雙手同時放在我們頭頂上,正盡情地發功時,

他的NOKIA手機突然響了,而且還是NOKIA經典鈴聲,讓我忍不住笑出來。

 

我充滿戒心地想著:這人該不會是欺騙背包客的冒牌瑜珈大師?

不過到底何謂正牌,反正我也分不清楚,

總之現在回想起來,是有這麼一個奇怪的印度人帶我做晨間柔軟操,而且收費昂貴,

做完瑜珈後,我的筋骨依舊很硬,跟我大學時代上瑜珈課一樣,

台灣女生卻覺得全身舒暢,所以這究竟是……?

 

***

 

我和自衛隊走了一段路,買了一杯大麻優格,打算用這樣的方式和瓦拉納西告別,

順便買了一個大麻餅乾,打算明天在火車上享用。

除了大麻餅乾,竟然還有大麻巧克力,這裡真是大麻天國,

要是台灣的大家也能一起分享就好了。

 

今晚的大麻藥效並沒有很明顯,只是聽到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多,

尤其對我頭上電風扇旋轉的聲音特別敏感,我的頭也跟著電扇一起舒服地旋轉。

(為什麼我總是這種無趣的效果,我也想要看見色彩繽紛的世界啊!!!)

 

 

五月十七日

 

一早起來,感覺大麻藥效還沒退,

整個人像是昨天喝了很多酒一樣,反應有點慢,

自衛隊感覺比平常心情更好,一直對我微笑,

我則是比平常更沒有耐心,對印度人更不耐煩了。

 

收拾行李時,自衛隊卻很驚慌地跟我說:

我們的大麻餅乾被螞蟻吃了!」
幹!!! 

 

 

***

 

搭著火車來到佛教聖地菩提迦耶,路上有好多僧侶,

我也看到傳說中那棵菩提樹了,但是沒有頓悟的感覺。

 

因為天氣太熱,狂流汗,

一整天我總共喝了七瓶玻璃瓶裝汽水(300cc),自衛隊喝了十一瓶,

就連走在路上,也會看到和尚們喝著百事可樂消暑。

 

今晚住進了一間史上最便宜的旅館,大概是這輩子住過最低價了,

老闆報價的時候我們都愣住了,通舖每晚只要30盧比(24元台幣),

雖然號稱是通舖,但是一間房間只有三張床,簡直跟個人房一樣,

無奈天氣還是很熱,我把床移到陽台,卻被蚊子痛苦地襲擊著。

 

老闆很喜歡日本人,也很喜歡學日文,

一直跟我講日文,還央求自衛隊和我教他日文,偏偏我不是日本人啊。

 

不知道台灣現在情況怎麼樣,大家過得好不好,

旅行讓我體會到的就是:台灣這個國家就算沒有我,還是可以繼續運轉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sz-huei
  • 在陽台睡覺很愜意啊, 而且涼多了, 怕蚊子旁邊點個蚊香就好
    每天醒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恆河的日出喔! (懷念)
    要小心猴子就是.

    想要色彩繽紛的世界, 你需要Acid或菇吧 (不負責回應)

    看了你的遊記讓我的印度病又發作了 (也許從來沒好過)
  • giraffe
  • 大麻餅乾被螞蟻吃了的那段,我不禁笑了!
    好想要再印度遇到你喔!
  • 夏日的風
  • 不良有看過: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 嗎?
    看你的背包客日誌,突然有種像在看那本書的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