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The Political Me
 
三月有一場非常重要的示威遊行,不用懷疑我當然義無反顧地參加了。
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這麼認真地想要表達意見到必須走上街頭。

我並非不食人間煙火陳文茜,不會在這種緊要關頭假裝沒有聲音,
或者還在攝影棚戴著太陽眼鏡聊聊遙遠的北韓或連她自己都沒去過的賽普勒斯

這個國家每天打開電視都有一堆頭痛的問題待解決:
勞保健保破產、工廠惡意倒閉、媒體壟斷、美麗灣爛飯店、同志婚姻權、流浪貓狗...
雖然每個問題都很重要,但沒有任何問題比核電問題還要急切。

台電一直都是一個恐怖、腐敗又無能,謊話連篇的爛機構。
尤其親身經歷了福島核爆事件之後,
我開始相信那些宛如科幻小說中的邪惡組織和政府謠言都是真的。
身為老百姓,我們並沒有反核或擁核兩個選項。

好比活著就必須呼吸一樣,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反對核電,擁護自己呼吸的生存權。 



一直以為會選出顏清標吳育昇這種下三濫立委的台灣人,民主素質應該不高。
我太低估台灣人了!這次反核遊行不論人數和素質卻卻讓我大開眼界:
原來大家都這麼在乎、這麼理性、而且都同樣地不爽。

為了參加反核大遊行,我特地向公司請好假,也很認真想了好幾個標語,
然後請我的插畫家朋友太陽臉幫我做了幾個精美又非常吸睛的示威看板。

「核廢料放總統府」
「流氓台電,骯髒核四」
「擁核立委一人一桶核廢料」

最後每個叔叔阿姨都想借我們的標語在總統府前拍照,
還有一堆過路人笑著鼓掌,並指著我們的看板說:「放總統府我贊成啦!」

(前提是北一女先遷走以免危險)


圖:不小心被破報拍到,左邊是插畫家太陽臉畫的恐核小甜甜。新聞連結在此 

我可能吃飽太閒,最近還打了好幾通電話到許多立委的國會辦公室,
假裝關切地詢問這些擁核立委究竟是站在擁核還是反核立場。

沒有意外地,每個立委助理都表示:「呃,這我不清楚耶。」
我馬上回:「你是他的助理,你不清楚當什麼助理?」
這些立委助理連一些基本的辯論技巧和能夠說服人的撒謊能力都沒有。

高金素梅國會辦公室的助理更是一絕,
當我表明我的來意時,他們沒有忘記要驗明正身。

「不好意思,先生請問你是哪一族的?」(彷彿只有原住民才有資格對高金素梅有意見)
「我阿美族的,怎麼了嗎?」
「抱歉喔,阿美族不是我們委員的選區。」

我不甘示弱,立刻反擊:

「話說高金委員的國會出席率也太低了吧,每天打混坐領高薪嗎?」
「委員忙其他事情不需要讓大家知道,再說出席率和表現本來就沒有一定關係啊。」

最後這位原住民口音的女助理氣急敗壞地掛了我電話。



我一直很不喜歡講電話或接電話,因為電話通常都是不吉利的。
很多時候,寧願寫電子郵件來聯繫。

前陣子曾經有過這麼一通電話:

「請問是鄭先生嗎?這裡是新竹後備司令部。」
「新竹後備司令部關我什麼事啊。」
「是這樣的,你被選為我們今年教召的...」
「我沒有要去喔,Bye!」

我起了寒顫,一切彷彿惡夢重演一般,馬上掛掉這通不吉利的電話。

我退伍都已經進入第七年了,教召令也是第三次收到,
中華民國國防部什麼時候要放過我?



逼不得已,硬著頭皮打電話到後備司令部問教召的事,
電話轉來轉去,每轉一次我就要把剛才的問題再從頭到尾轉述一次。
這些公家機關職員到底在幹嘛?最後竟然是某個阿姨接的。

「你們三不五時教召真的很擾民,通知書又不提早寄來,我急著要出國耶!」
「先生,你這樣講就不對了,服兵役和教召本來就是國民應盡的義務。」
「是嗎?那你怎麼沒去啊?」

最討厭沒當兵的女生只會説風涼話。



為了教召這件鳥事,我又再度跟我媽吵架了。

「你為什麼就不能像別人家小孩一樣乖乖服從國家命令?」
「為什麼想法總是這麼奇怪?」

這句話真是徹底傷我的心。
這世界上誰都可以不了解我,自己的媽媽不了解最可悲。
他們養了我三十年,竟然只求我和別人家小孩一樣:平庸即可

掛了電話之後,我陷入「人到底為什麼想要生小孩」的哲學困境。
如果你也正在養小孩的話,拜託!
請你期待他將來和別人不一樣,變成讓這世界有所改變的人好嗎?



延伸閱讀:如何退出中華民國國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