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在異鄉的旅館過夜,陪我的只有茶包和歐吉桑看的八卦時事週刊。

我不是因為喜歡服務客人才來當導遊的,我只是需要一份收入。
好比我不覺得當老師的都有多遠大的教育熱忱和抱負,他們也只是需要一份收入罷了。

論導遊專業學養,我自認在車上講解豐富,充滿歡笑與啟發,絕不輸任何人。
但我始終不是一個好導遊,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賣寶石啦,
因為我總是暗地裡和客人分秒必較,期待能早點下班。
就算能早個十分鐘都好,早點讓我恢復自由,也讓他們恢復自由。

尤其只要晚上八點以後,行程還拖拖拉拉地沒有結束,讓我遲遲無法下班,
我就會無緣無故地偏頭痛,覺得一切都是客人慢吞吞的錯。


 
偶爾被指派必須帶著行李跟著客人一起「台中台南高雄三日遊」前,我常會陷入憂鬱狀態:
一想到必須面對同一組客人整整三天,有話題聊到沒話題,
沒有任何導遊外快,也不可能收到小費,還不能回家睡覺,
我簡直沮喪到想去機場廁所躲起來痛哭。

我常常在內心練習和客人吵架,
反覆練習家政婦三田小姐口中那些冷酷傷人敬語,以備不時之需,
好險從來沒有一次派上用場。

一旦接到客人之後,剛才腦中那些沮喪妄想和負面情緒全都忘得一乾二淨,
開始不自覺地職業假笑,好像身體裡面有個「上班中」的開關突然被啟動,
我又變成一個我從不認識的人,開始慣常地陪笑作揖。
真佩服我自己,可以去演舞台劇了。



當導遊讓我對旅行這件事認識越來越深,
我下定決心,絕對不要像我的客人一樣參加旅行團。

我對「觀光客」本身越來越無感,
我看得出很多人對台灣本身並無太大興趣,因為他們彼此間談論的話題也都是日本。

(「你知道嗎?新宿竟然卻沒有三越百貨耶!」)

這不能稱之為「旅行」,可能連「觀光」都談不上。
他們只不過是偶然地放了三、四天假,莫名其妙地和朋友搭飛機來到一個他們不甚了解的國家。
只要能夠到日本以外的地方都好,至於到底是中國香港或韓國,對他們來說都無所謂。

我一直偷偷認為,會報名參加旅行團的人應該都是被篩選過的日本人:
最無聊也最平庸的那種(這理論同樣也適用於台灣人)。
 


只要行程中外宿台北以外的其他縣市,導遊和客人基本上都會住同一家飯店以方便照應。
偶爾睡在漿好的白色床單上,在浴室悠閒地泡澡,享受飯店的豐富早餐,
也算是這個工作的少數慰藉之一,逃脫一下如監牢般的日常生活。

要是客人錢太多,選擇住宿超級豪華飯店,
公司無法負擔導遊的昂貴住宿費,這時我們就衰了。
 
因為我們必須自己投宿公司規定的一家(名字大概取為「凱薩琳」或「香奈兒」)三流愛情賓館
每晚一千元,還得付現打統編回公司報帳,儘管這房間可能只有台幣三百元的價值。
裝潢過氣,飄著廉價粉味,床上有跳蚤,櫃檯還會打電話給你問晚上要不要找小姐

我不是那種對住宿很挑剔的人,這輩子也沒住過什麼幾星級飯店。
旅行途中,我也常常住在50盧比的大通舖或150株只有冷水澡的雅房,
台灣的香客大樓、印度火車地板,還有福島的避難所我都曾經睡過。

但是問題就在於:

「我現在又不是貧窮旅行,拎杯是來出差的耶!」

旅遊界的陋習之一,就是喜歡虐待剝屑導遊
這也要歸咎於台灣的資方對勞動者太不尊重。
奇妙的是所有勞方一旦變成管理階層,都忘記自己也是勞方,馬上成為資方的走狗。

出版社一樣,旅行社當然也一樣,全世界都一樣。



這次來參加「中南部三日遊」的日本夫妻是搭商務艙來台,還堅持一人睡一間單人房,
根據我的「導遊專業」(=辨識有錢人)判斷,他們一定是有錢人無誤。
從頭到尾跟了客人三天跑東跑西,漫長的煎熬終於結束了,我也鬆了一口氣。

臨走前,他們在機場微笑地塞給我一包東西,
我楞住了,因為那是一堆零散的錢幣,這比什麼都不要給我更污辱。
走遍世界各國的他們,應該要知道小費給零錢是多麼不禮貌的行為。

數了一下,總共73元
當我正想要用這包錢丟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轉身離去了。
而我竟然也傻傻地被他們氣了好幾天。 



日復一日,經歷了許多事情,遇見各式各樣的客人之後。
我學會不放感情,把每個客人都當成不會再聯絡的偶然的過客
從此上班這件事變得好無為開朗,而且再也找不到理由生氣。

就算他們寫信給我,我也會裝做沒收到,
我不會回信,因為不想跟他們變成朋友。
說我冷血也好,我相信杰倫依林也從沒回信給歌迷過。

最近又收到了一封客人寫的信(女,40歲,未婚)。
她是一個打扮時髦的牙醫師,興趣喜好和我相仿,也喜歡逛咖啡店,
自從回日本之後,寫了許多封信給我,但我遵照原則從不回信。

沒想到最近她又不死心寄來一封,內容是這樣的:


 
不良少年你好:

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寫這封信。

其實我從機場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心跳加速,應該是喜歡上你了。
我年紀比你大,國籍不同,又是你的客人,我們之間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假使我和朋友聊到你的事,她們應該會笑我説這是宛如滑雪場邂逅般的露水姻緣吧。

就算你不回信,我還是寄了許多信給你。
今天我想把這段沒結果的單戀做個了斷。
決定把你的事情忘掉。以後也不會寄信給你了。

你知道嗎,我這輩子從沒喜歡過年紀比我小的男生,連瞄一眼都不想。
這樣的我竟然喜歡上你,讓我發現了從未察覺的自己,這一點要感謝你。
謝謝你曾經短暫出現在我生命裡。

雖然這樣講有點雞婆,以後如果客人寄信給你,請你多回信給他們好嗎?

我祝福你永遠幸福健康。

再會了(さようなら)。




 
女人心真的很難懂。

經歷這件事之後,從此我更不想回信了。
那些本來是客人的,就會永遠是客人。
我根本不缺朋友。



身旁的同事們紛紛從日語導遊的世界離開,跳槽到日本線領隊的世界。
原本一天到晚在九份和士林夜市吹風淋雨的他們,突然轉身變成空中飛人,
帶著一群台灣人去迪士尼樂園搭雲霄飛車,望著富士山泡溫泉,到北海道看雪。
在我眼裡看來,這樣的差別根本宛如三級貧民突然變成百萬富翁那樣不可思議。

雖然有點羨慕,但我還沒有勇氣仿效他們,
因為我暫時想要每天可以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覺。
而且我知道比日本人更難搞更任性更沒常識的:就是台灣人
 


偶爾也會出現小人物般的溫暖插曲。
觀光行程快結束時,有個五十幾歲的媽媽突然找我聊天,她用很誠懇的語氣告訴我: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出國,玩得好開心,
    感覺台灣什麼都好新鮮愉快...
    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你。」


他們的真摯感染了我,我也彷彿從未如此認真地聽客人說話。
當我握手跟她們母女道別時,突然很感慨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溫柔的人,
鼻子一酸,眼淚差一點就掉下來。

(轉身自己掌嘴:「作這一行怎麼可以動真感情!?」)


 
雖然應該不會再見面了,
我祝你們永遠幸福健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