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三十歲以後,隨便弄都很假掰,請不要羨慕我有美術設計和擺道具的天份好嗎?(推眼鏡)(攝於內湖bebe cafe)

 


正沉浸在初夏的晴朗乾燥天氣時,窗外又開始滴答滴答地下起雨了。
冬雨下完換春雨,春雨結束緊接著梅雨,梅雨過後又是颱風季……
從小到大,我怎麼從來沒發現這裡是名符其實的「雨不停國」?

以前地理課本用來形容雲貴高原的「天無三日晴」,其實根本暗指愛下雨的台北盆地吧!
地無三里平」剛好用來形容坑坑巴巴,怎麼鋪都鋪不平的柏油路。
人無三兩銀」貼切地指那些領兩萬元低薪的大學畢業生和打工族。

地理課本總是喜歡用一種高高在上的外省驕傲語氣,去調侃先天氣候或農業條件不良的地區。
例如講到西藏,大概只有一句話總結:「土讓貧瘠,氣候嚴寒。」
對於其豐富的宗教和精神文明遺產,則絕口不提。
然後刻意把冬濕冷夏濕熱天然資源匱乏的台灣形容成物產豐隆四季如春的寶島。
其實台灣才是地理課本需要好好揶揄和桶自己好幾刀的對象。

 
★ 
 
最近想要辦一張可以終生累積飛行哩數信用卡,被銀行拒絕了。
身為導遊,不算公司正式員工,沒有固定的薪資證明單,辦信用卡和貸款時常常會被處處為難。

「鄭先生,您的薪資轉帳單上的金額年收入有超過40萬嗎?」
「沒有。」因為導遊都是領現金比較多。
「那您的定存或活存帳戶中有超過50萬以上的現金存款嗎?」
「沒有。」我的總財產好像連10萬都沒有。
「那沒關係。只要您提供您的不動產證明給我們就可以了。」
我哪有什麼不動產啊!但我有別家信用卡,難道我不能以卡辦卡?」這樣的惡夢彷彿又重演。
「很抱歉。」小姐以禮貌的官方口吻回答我。
「你們的信用卡只是為了M型社會中最右邊的那些人存在的嘛!」我開始發牢騷。

是的,這個世界一直都是這樣,只是我很少察覺罷了。
這年頭如果不靠爸靠媽,根本很難游到M型社會的另外一邊去。

除非我換工作,否則別想再繼續辦新的信用卡了。
當然,沒有這張信用卡也不會死。
但是三十歲之後,真的好想要累積哩程和免費機票啊!

 
★ 
 
這幾年我都用逢甲夜市或士林夜市買來的便宜鏡框,到眼鏡行配眼鏡。
因為便宜,大概使用一年之後就會不小心折斷或損毀,而我也不以為意。
每年添購也是一種樂趣,雖然只會買看起來和去年一樣的。

隨著年歲增長,開始想要找品質好又耐用的,挑著挑著看上了日本的手工職人眼鏡系列
那些手工眼鏡的品牌命名都帶點古意,例如「直次郎」或「長兵衛」之類的。
某天無意間看見他們優雅地躺著眼鏡店裡,試戴後彷彿驚為天人,
我的心和眼睛都在告訴我:這是被嚴選出來的優良好物。
做工和質感極佳,簡直是潮人們的必備良品,值得擁有它。
戴上這種手工眼鏡,以後我在東區走路時就抬得起頭了
可能還會被誤認為網拍模特兒或是通告藝人呢。

誰都知道品質好的東西肯定不便宜,問了一下售價:
「1800」老闆爽快地回答。
「好便宜!」我幾乎驚喜到快要微笑起來。
「我是說10800,而且不打折。」
「什麼!?」原來我少聽了一個0,這可是一張日本來回機票的錢呀!
「賣得非常好喔。」老闆很有自信地回答我。

在這個老舊公寓死都不肯拉皮,瘋狂加蓋醜陋的頂樓鐵皮屋的台灣,
人們不斷抱怨油價和電費調漲,卻狠得下心買下台幣一萬元的手工職人眼鏡……
誰告訴我台灣人的金錢觀美學標準到底在哪裡?

更讓我感慨的是:
「靠!三十歲以後為什麼只有貴的東西才看得上眼!」
看來便宜貨和三十九元商店已經不能討好我內心那位假掰大叔了。

 
★ 
 
我弟退伍之後,某一天為了跟我借登山背包而突然跑來台北。
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即將從中國搭火車到俄羅斯,然後經由西伯利亞鐵路一路到東歐……。
這種只有在旅遊書上才看過的夢幻冷僻行程,八成是被「深夜特急」的冒險精神所影響。

我弟是一個只要一回家,就會躲在房間和網路世界裡的宅男。
不太擅長與人交際,講起話來有氣無力,連騎機車出門到便利商店都會嫌遠的那種本格派阿宅
每到夏季,當我到處去游泳,故意把自己曬得黑黝黝的時候,
一直躲在冷氣房上網的他皮膚卻白得像是芻弱的書生。
這樣的宅男為什麼會想要嘗試壯遊,真是難以理解。

這幾年來我感覺我們之間一直在互尬:我去印度,他就去蒙古
我去日本打工度假之後,又換他又出了一張好牌:西伯利亞跨國鐵道之旅!下次我不知道我到底該出哪招了。

★ 

有位朋友去印度旅行,把自己的旅行記和照片整理成部落格,
因為寫得太好被出版社發掘,前陣子出書了。
我好奇地跑去誠品書店站著翻了一下,發現裡頭有一段寫著:

「問了一位去過印度旅行的前輩該準備什麼,他瀟灑地說:
什麼都不用準備,只要把「背包客棧」裡的印度騙術大全看過一遍就可以出發了!』」

我在心裡面偷偷地讚賞這位前輩,卻又楞了一下,
為何總覺得這段話似曾相識,然後才恍然大悟:
那個「瀟灑的前輩」不就是我嗎?被寫進去都不通知一下的!

向作者求證之後,他說的確是在寫我沒錯。(驚)
「是的,而且我會去旅行,全都是因為你弟借給我一本書而啟發我的。」
「什麼書?該不會是「深夜特急」?」不可能這麼剛好。
「沒錯!而且你弟還說那本書是跟你借的。」

也就是說:我一時興起買來讀(而且從來沒讀完)的書竟然無異間啟蒙了一個背包客,他還因此出書了!

但我當時最驚訝的卻是:
「幹!原來我弟房間那本「深夜特急」果然是從我那裡A來的!」

朋友的書請點博客來


★  

三十歲以後,我体內的背包客彷彿漸漸死掉了。
現在連去高雄出差睡飯店,都會感到恐懼和不安。
這才發現這幾年內我唯一去過的國外是:日本(總共四次,還住了一年)!
難怪我的國際觀有越來越偏頗和狹隘的傾向,唉。

最近看身旁的朋友紛紛輪流去泰國度假回來,讓我很羨慕,
所以我要在這裡預告:今年六月趁著旅遊業淡季,我打算去曼谷住一個月(以上?)
每天按時上泰文課,好好複習從前學過的泰式按摩,和各國人士廣結善緣。
而且去一次的充實度和就要贏過別人去三次。

不過,如果要跟弟弟尬的話,這張牌出得蠻爛的。
因為泰國真是太輕鬆太友善也太小兒科了。
所以下次再尬好嗎,弟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