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遊覽車上的午睡時光。這些客人的臉孔我已經毫無印象,彷彿從未見面過。
 
 

從日本打工度假回來之後,我休息了一個月,又重回導遊界了。
雖然說重新開始,卻完全沒有任何生疏的感覺,我在導遊界已經邁入第三年。
一切都像是昨天才經歷過的deja vu
一樣的主管和同事,一樣的生態環境,還有我最熟悉習性的日本人們。 

導遊這份工作看似有趣、愉快又浪漫,很適合在社交場合拿出來炫耀或說嘴,
但事實上卻沒有任何實際的生活保障,也沒有什麼長遠的未來。
尤其必須犧牲很多時間和寶貴生命,也不像其他工作有長久累積的經驗和專業,
每當回首自己的導遊生涯,總覺得自己宛如華西街公娼般,身世淒涼且歷經風霜。

唯一的優點是永遠可以自由地走開,想回來隨時都可以回來。
剛好適合對自己的生活感到不知所措,並且可能還會繼續飄泊的所有年輕人。



這份工作有許多讓我受不了的地方,例如沒有週末可言這回事。
我總是必須拿出有無限可能的美好週末撒旦交換金錢。
這讓我越來越失去朋友的邀約,和原本該屬於我的青春做作歡笑。
 
在大家正在溫暖的被窩裡享受他們的週末大頭覺時,
忍著睡意乖乖早起,提著公事包搭捷運去上班是我的宿命。
當大家悠閒地吃著早午餐,或者正在野外賞花或騎腳踏車時,
我在故宮博物院和一群中國觀光客互相推擠,努力和惡臭公廁搏鬥,
分秒必爭地用最快速度買好門票,順利租借好耳機,然後迅速發給每一個客人。

我的客人絕大多數是乖巧聽話又守時的日本善良老百姓,
我希望他們不要被沒禮貌的鄉下大叔大嬸插隊,搶先看到翠玉白菜多寶格
我所做的一切額外溫柔服務,甚至我的存在本身都會被當成理所當然,但我早已習慣。

忙過了週末,輪到我休假時,也只能從事一個人的活動。
睡到十點多,全世界都在上班,我彷彿被遺棄了。
一個人盯著電視,去圖書館,搭著空蕩蕩的捷運,像個遊魂。
時光就這樣從去年八月,轉眼間變成今年三月

★ 

天氣好的時候,我喜歡我的工作。
可以愉快地晒太陽,用羊駝般的溫柔眼神看看外面的世界,
不必坐在辦公室接受人工空調和電腦輻射,讓我感到欣慰。
 
可恨的是,台北的壞天氣卻占了一年的三分之二。 
當寒流來襲的濕冷天氣,在漁人碼頭一邊發抖一邊搭上大風大浪的亡命恐怖渡輪;
傍晚傾盆大雨的九份商店街,穿著雨衣和濕透的帆布鞋,大聲叫喊走失遊客的名字;
這些行為讓我覺得自己像個鄉土劇裡發瘋的神經病
讓我想要詛咒天氣、立法委員、收費停車場以及所有不相干的人。 


 
想要從事「人類觀察」這項田野調查,導遊(及所有服務業)會是很好的工作。
有些人讓你覺得相見恨晚,身上有無限歡笑和溫暖,
有些人才初次見面,就巴不得讓你想要趕快送他們搭飛機離開。
 
我是個導遊,也曾經是個背包客,甚至背包客的成份居多。
我的孤獨旅行史常讓我無法理解:人為什麼要找旅伴?甚至為什麼要參加旅行團?
完美的旅行沒有集合時間和被強迫參觀的土產店,更不需要從頭到尾在你旁邊嘰哩呱啦的導遊。
但是我也漸漸可以理解,有些阿公阿媽沒有我們照顧,根本沒辦法從事海外旅行。
與其說是導遊,有時候我覺得我根本是個推著輪椅的菲傭或者把屎把尿的幼稚園老師,甚至大聲吼叫的動物園馴獸師

自助旅行時,你不會怪罪任何人,因為所有事情都是自己負責。
但是參加旅行團的人,性格上似乎都有一種「無法獨立」和「容易怪罪別人」的缺陷美。
每次閱讀客人寫的問卷所得到的感想,總是會讓我起一股莫名的寒顫或怒火:
 
「台北冬天太冷」「飯店沒有暖氣」「不想和不認識的人同桌吃飯」
「自由活動時間太少 」「糖醋排骨出現頻率太高」「食物的份量太多」……

加油一點,下次不要參加旅行團好嗎?
 


經過日本服務業的洗禮之後,我變得相當擅長假笑和言不及義的敬語
但是我的耐性也常被他們的任性磨損,使得我對他們越來越沒有耐心。
我畢竟是個台灣人,稍微觀察一下就可以發現假笑帶有破綻,並且無法持久

有些客人喜歡在導遊面前嫌東嫌西,抱怨他們的「文化衝擊」:
芭樂不甜、豆花難吃、討厭溫開水 ,以為台灣到處可以亂殺價……
這使我開始由衷地討厭某些被寵壞又不常出國的日本人,
但我又想起台灣人和中國人可能更難以忍受,於是我把所有苦衷都吞下了。

原本就不太喜歡小孩的我,更討厭小孩了。
那些還不懂得欣賞外國文化的幼兒,或連照個相都要鬧憋扭的臭臉青少年,
這些小鬼就算出國,也不會在他們幼小無知的心理留下什麼足以改變人生的深刻印象,
等於是把一堆鈔票丟進垃圾桶或是回憶的黑洞,不如全部捐給我。

客人的名字和臉孔,通常我一送走他們就立即忘掉。 
誰是鈴木誰是佐藤,不管好人壞人,轉身就失憶。
客人送我的東西,只要我不爽,就會把它們丟掉。
這是我的原則,只有這樣我才會覺得我的品味和人格沒有被強暴。


 
導遊界是個充滿八卦又世故的小圈子。
只要發生一點點小事情,就會連免稅店的大姊鼎泰豐的小妹都會知道。

話說回來,哪個行業不是這樣?
我曾經待過的地方:出版業、軍隊、英文系也都一樣流言滿天飛,以互相散播謠言為樂。
所以我已經免疫了,而且我也以聊八卦當做一種紓壓的方式。

回想這輩子待過的地方,唯一天真無邪,沒有心機又與八卦絕緣的,就是鄉下的男子高校

我永遠懷念它。



大家可能對導遊都有一種既定的成見,
認為導遊們都是一群心機重沒氣質又愛錢的傢伙, 
我要告訴大家,這些誤解絕對是正確的!(笑)

導遊們的閒聊話題幾乎可以分為兩大類:
聊些沒有宇宙終極意義的帶團瑣事,還有講日本人壞話
每個人言語乏味至極,總讓我哈欠連連,讓我懷疑大家還有工作以外的人生嗎? 

這足以讓我當做警惕:
我要好好充實我的才藝,愛惜我的精神生活,因為那才是我真正的人生。
我會認真上班,努力賺錢,但是當錢不屬於我的時候我不會死纏爛打。
我的帶團原則就是隨緣和豁達,心胸寬大宛如派大星

導遊界發大財的人多如繁星,而我已經學會不去羨慕有錢人了。
我比較羨慕那些很懂得如何有品味地花錢和利用時間的人。



十二小時的勤務終於結束,下班後完全失去任何生產力,
所有正向思考的能力都消失了,一點也不想動,只想趕快回家。
捷運公廁裡的鏡子,映照著我疲倦的表情和模糊的視力,總讓我覺得不幸。
一天就這樣空白地虛度了,除了錢什麼都沒有留下,幸好這是唯一的安慰。

回到家之後,連做家事或洗澡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躺在沙發上玩手機或臉書,
這是忙碌一整天之後的一點點任性和耍賴,雖然沒什麼營養卻相當必要的垃圾時光。 



過完年,我突然很羨慕身旁的人擁有年終獎金好幾個月的工作。
你可能不知道導遊沒有年終獎金,也沒有勞健保或退休金,
如同員工般地被使喚和懲罰,卻不享有任何員工福利,感覺像是不被宇宙關愛的小孩
 
於是我鼓起勇氣,打開塵封已久的人力銀行帳戶,
想知道這個起薪兩萬二的低薪國,到底還有什麼工作可以當做人生的寄託。

瀏覽了兩小時之後,我關上電腦,決定還是繼續回來當導遊。
該睡了,明天八點二十分老爺飯店集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