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夏天的日本,到處都是啤酒廣告!真是個名符其實的酒國啊……

和朋友在高円寺看完阿波舞祭典,一群人移到居酒屋聊天,
每次去一趟居酒屋分攤下來,最保守估計也要三、五千圓日幣跑不掉。
喝酒速度既慢,也喝不多的我,分攤酒菜錢下來老是覺得自己虧本!

沒有收入的我,為了省錢,故意先在外面吃完便宜拉麵,
然後姍姍來遲,藉口說自己已經吃飽了。
當大家拼命點酒的同時,我只喝冰開水。
心裡不禁要問:「什麼時候,我可以停止過這種寒酸的日子?」

雖然沒有酒可以喝,但我聊得很開心,
即使所有人都錯過了最後一班電車,沒有人在乎,
大夥兒解散之後,為了節省計程車錢,只好半勉強地散步回家。

手邊沒有地圖,但是方向感很好的我,知道怎麼回家:只要一直往西走就到了!
不管到那個國家,我的宿命就是不斷地走路,
用身体的疲累去記住那個國家的物理距離,然後藉此得到一些青春回憶或人生真理(?)。

沒有太陽照射,氣溫涼爽,多了一點悠閒的心情,
原本想要以探訪「夜的東京」為主題散步回家,
順便以「全能住宅改造王」似的偽職人眼神欣賞著路旁的房屋,當作一種不用花錢的樂趣。

日本人原本就已經深入簡出的生活方式,
讓白天原本就彷彿無人居住的住宅區,到了夜裡更變成一座死城。
在東京隱居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因為你幾乎很少有機會看到街坊鄰居的臉。

走著走著,腦子也開始胡思亂想,
身為一個男生,儘管不怕任何強姦犯或暴露狂,
卻開始覺得像東京這種到處都是變態殺人魔出
沒的都市,
時時刻刻都可能有不知名的精神病患從背後拿針筒或刀捅我……

於是我一邊走著,一邊不時地往後望,深怕有人偷偷跟蹤,
事後證明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想像力太豐富,這樣的妄想幾乎可以開始寫推理小說!
靠!我變得跟日本
人一樣防衛心過重了。

花了一個小時,終於走回家,這條路比我想像中還要漫長,
半夜兩點多,我竟然可以走到滿身大汗。
在網路上查了一下,這一趟路的深夜計程車費約是¥2,400 ~ ¥2,580
如果還有下次,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走路回家而不是付計程車錢!

順便一提,這一趟行走距離約是六點多公里,
恰好是從台北車站往東走到永春站,或往南走到永安市場站,或者往北走到天母!
若以這個速度我一個星期就可以從台北走到高雄了。

後天要去爬富士山,就當作行前特訓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