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松任谷由實《COBALT HOUR》專輯(1975年發行),最近受她照顧很多。

如果日記可以從一月一日開始寫的話,
是不是就會比較持久?

新年的開頭忙著工作,直到可以鬆一口氣時,都已經一月三日了。
心中暗自發誓,今年必定要常寫日記,
將來年底回顧時,比較清楚這一年來的人生歷程和種種思路。
以後以每三天…不!每五天…不!每十天…不!每兩個星期寫一篇近況好了。
誰知精神一鬆懈,這篇破碎的日記都還沒有補完,
已經來到恐怖的一月十七日。

想要以一邊喫茶一邊賞花的態度,緩慢地回顧一下2009年,
然而年底的工作量突然暴增,轉眼間一切的事物都變成去年的事情了。
回憶與感想這類非物質性的東西,的確是有保存期限的,
想要回顧或列出年終清單,都要趁早,否則一切將會消失殆盡。

往年在倒數前一刻,我都會變得異常感性,
對於逝去時光以及年歲徒然增長這件事,感慨萬千。
今年還是不免俗地,在台北無聊地跨了年,卻意外地沒有多大感慨。
新年果然都是得作一些不免俗的,儀式性的事情,
例如看看紅白歌唱大賽小林幸子又要玩什麼把戲,
或者注意一下今年台北一〇一的煙火將會多麼地俗豔和煽情。
年紀越大,越相信這樣的普羅儀式之於平凡人生的重要性。

那些我腦中任意妄想,不存在的,夢幻跨年方式,
例如在某個東南亞海灘的滿月派對裡,穿海灘褲喝著啤酒跨年,
或是在京都的寺廟,和一大群人一起參拜敲鐘,迎接充滿朝氣與禪意的新年,
大概我體內的島國基因太過強韌,這些夢幻似乎都跟我無緣。

記得小時候某一次的跨年,我睡在親戚家,
惺忪的睡眼中,隱約間聽到電視裡面〈繞著地球跑〉的李秀媛小姐
很高亢地帶領著大家倒數著:五、四、三、二、一。
用我的理性來推算,可能是一九九〇年跨到一九九一年。

一轉眼間,已經二〇一〇年了。
大家都變老了,這世界也變了,我卻一樣地幼稚,
這是老天爺的玩笑嗎?

說不感慨,結果還是感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