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因為我又對人生產生困惑了。
沒有塔羅牌老師解惑和喇嘛祈福,我只好來求助我的日記們。

最近我發現自己每天晚上定時出沒在南陽街一帶,
上課的地方是一棟全新裝潢的綜合補習班大樓,
排隊搭電梯的人潮常常排到騎樓,
耐不住性子的我每天走樓梯到八樓上課,下了課又從八樓走下來。

途中每一層樓的風景都不一樣:高普考、升大學、多益托福、理工研究所……
身旁是一群小我將近十歲的高中生或大學生們,
大家在樓梯間吃著不能算是晚餐的晚餐,
彷彿讓我看見以前可憐的自己,
雖然我今天也是吃著難以下嚥的便利商店麵包。

有種強烈感覺:
幾個月前我還在跟這裡完全相反氛圍的地方,
現在我又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給召喚回來了。
是某種台灣宿命嗎?

先澄清一下,我不是突然想不開要參加高普考,
而是來參加為期兩個禮拜(連假日都要上課,且不得翹課)的領隊執訓,
課程每天都不一樣,有很多性格不一的資深領隊來上課,
若當作充實知識的話,其實還算有趣。
但是上完課搭著無人夜車回宜蘭,
隔天早上醒在自己的床上,連續幾天都感覺筋骨酸痛,
通車上課原來是這麼累人的事情。

上了第一節課,我就已經知道自己不適合當領隊,
全程必須穿著得體,拿起麥克風要能滔滔不絕地講好幾個小時,
既不能玩得比客人瘋,又必須睡得比客人少,
還要有犧牲奉獻的精神,
關於這幾點,我恐怕還有好幾年人生功課要做。

只是有個最基本的問題我一直搞不懂,
如果不是需要被照顧的阿公阿媽,或毫無海外常識不識英語的人,
人為什麼要跟團旅行?

☆☆☆

前陣子我去面試了一家信譽還不錯的旅行社,
面試完之後,那位「學姊」表示覺得我很適合,可以去做看看,
在開始帶團當領隊之前,想當然地必須從旅行業的各種層面開始學習,
也就是企劃、手配或業務都要做看看,
要學習的東西很多,會忙到沒有空閒,
一開始的薪水當然又是比照新人:大概是兩萬元又多個一兩千。

我看了看該旅行社的員工,年齡都介於二、三十歲之間
這種蓬勃的朝氣跟之前出版社死氣沈沈的歐巴桑氣氛差距很多
面試完之後,我對這樣的未來居然還抱持著希望,
我想像在這樣的地方每天有新的挑戰,被跟我同年紀的人圍繞,
也許整個人也會有朝氣起來。
也告訴自己,既然即將要領這麼少的薪水,以後可能要過比以前更節儉的生活。

但是隔天我就突然從那個無聊的夢中醒了,
我完全沒想過旅遊業的風險比出版業更可怕啊。
不但利潤更低,而且受經濟不景氣和天災人禍的影響更大,
一發生問題就是員工自己賠錢,絕對不會是老闆,
再說這個領兩萬多的日子,不知道會持續多久,
甚至能不能帶團,全都要看「個人努力與造化」。
我能夠領月薪兩萬一在台北過黃金傳說般的貧窮生活然後每天不靠北嗎?

然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旅行社員工的年齡層偏低,
是因為中年員工領這樣的低新沒辦法養家,所以根本待不下去,

我的日文老師曾經跟我說,
民國七十幾年的時候,她大學剛畢業時出來找工作時,起薪也是兩萬多,
有沒有台灣已經連續二十年來起薪都是「兩萬多」堅持不漲價的八卦?
現在看起來,當年歐巴桑出版社給的三萬元月薪真是有夠慷慨!

然後我就從轉行的夢中醒了。

☆☆☆

抱著好玩的心態,在這之前我也去應徵了佛〇大學的外文系助理,
只是想知道有沒有可能住家裡省下一筆房租,
享受宜蘭低廉物價的同時,不用加班,又可以存很多錢的可能性。

為了面試,勉強穿起長褲和皮鞋時那種不協調的感覺,
讓我想起原來每天穿夾腳拖鞋屌兒啷當的日子已經有半年以上。

到了佛〇大學,發現五個人裡面只有我一個人來面試,其他人都落跑了,
後來我就被抓到一個小會議室開始寫一篇英文作文:
"How to Co-ordinate With Your Co-Workers?"
看到這樣的題目,我愣住了,
不過還是硬掰出一堆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英文。
後來我發現這一題還真kuso:系辦裡面只有助理一個人,沒有任何同事啊!

有三個穿著襯衫的教授來面試我,
其中未來可能是我主管的系主任問我:「請問你對工作倫理的看法是什麼?」
我以為我離開台灣太久,中文能力已經退化到師大國語中心外籍生的程度,
我完全不懂他這題到底要問什麼?什麼是「工作倫理」?
我的字典裡沒有這種東西。

總之,他們跟我小聊了一下,就認為我沒什麼大問題。
隔天早上我就接到人事室電話,問我是否可以盡快去上班。
我竟然拒絕了。

佛〇大學的景色相當好,可以看到一整個蘭陽平原,還有海岸線,
面試完開車回家,我卻覺得不對勁,心想:「幹,這不是我要的生活!」
每天在宜蘭鄉間開車上下班的日子,一點智能上的刺激也沒有。

再說除了臭臉這項資格符合之外,我完全沒辦法想像自己當一個系辦助理。
超討厭各類公文和繁文縟節的我,幹嘛還自己跳入火坑?
系主任說希望找一個穩定性很高,至少能做兩三年的人,
而我只是想趁三十歲之前趕快撈一筆錢,
繼續背著背包去越南搭火車,去泰國喝奶茶,或去蒙古趕羚羊,
我不想誤了自己的青春又害了星雲法師,所以我拒絕了。

☆☆☆

我只好安慰自己,不是別人不要我,
而是我現在寧願繼續過著尼特生活吃老本,
既然同樣是賣靈魂,我想等待慷慨一點的撒旦再來賣。

話說上個月有位大嬸很熱情地想要引介我去人間福報上班,
我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