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我很喜歡的攝影家「川內倫子」,以後有機會來談談她。



十月一日,天氣轉涼了,秋天來了。
這個夏天彷彿特別長。我想是因為我從春天就開始在印度過夏天的緣故。
曾經想過有沒有可能藉著旅行,過一整年都是夏天的生活?
現在覺得,台灣有秋天還是好的,有種終於讓人鬆了口氣的感覺。

這種多風又涼爽,加件外套嫌太熱,只穿短褲又變太冷的,秋天的天氣,
真的很棒,雖然通常只維持兩週左右就馬上變成冬天了。



花了一整夜的時間,把新的履歷表和中英文自傳都寫完時,
看手錶已經是早上七點半了,全身筋疲力盡。
想到都已經快要三十歲,還要寫這些東西來騙吃騙喝,感覺有點淒涼。

我承認。
我對工作不會盡心盡力,不懂刻苦耐勞,更不願意努力學習,
我就是你們最怕的七年級員工,怎麼樣!怎麼樣!?來咬我啊!
所以我的自傳幾乎不提自己的優點,因為根本沒有優點。
也不會提我家有一父一母,從小爸媽對我實施斯巴達教育之類的狗屎。

因為我完全不想按照傳統好小孩寫法,所以我想我的自傳應該比別人有趣,
我想用這種奇怪的自傳來尋找真正值得我去上班的公司。
不過有趣的自傳通常也代表著比較適合刊在報紙的家庭婦女版,比較不適合職場。



因為我閒賦在家過久,我媽已經進入開始慌心及歇斯底里的狀態,
她變成那種鄉下到處都有的歐巴桑,硬是拖著我去廟裡求神問卜。

廟公的老花眼鏡上鑲著鑽石般bling bling的東西,
我說要問事業,廟公示意要我抽籤,
我抽到一張圖,上面有個老人正在釣魚的圖案,並寫著「姜太公釣魚」,
廟公很爽快地解釋:「啊~~這就是說你的時機還沒來,要等時機啦!」(台語)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有點無厘頭的解釋,竟讓我有點欣慰與舒坦。
(也許同時也讓我媽舒坦?)
這代表我可以繼續以神明的啟示當藉口,寬心地繼續在家。

筆記:原來台灣草根文化也相信"timing"這樣的概念。



為了打發時間,我去了宜蘭大學,
在他們校園裡那個館藏略嫌瘦弱的圖書館裡,發現很多日文的建築雜誌,
其中有一本叫做《日経アーキアクチュア》(日經建築)的雜誌讓我很驚豔。

連續翻完幾期之後,有種日本到處都是前衛建築的錯覺,
日本人真的很有前瞻性,到處都在蓋很有未來感的房子。

相較之下,
台灣的建築就算昨天才剛蓋好,或是明年才要完工,卻一點也談不上前衛,
甚至連一點點勉強稱為設計感或風格,或辨識度的東西都沒有。
全台灣建築最不前衛的地方就是台北市。
就連信義區剛完工的豪宅和百貨公司們,大家都像是綁了貞操帶一樣,要命地保守。



現在我後悔了。
我應該花大學四年去主修一些真的很專門的知識,
例如建築、設計、法律、醫學之類的領域,
而不是去念那種自己在家翻翻書,隨便就能醍醐灌頂的語言和文學。

不管希臘悲劇或後殖民文學,莎士比亞或田納西威廉斯,
誰都可以毫無困難地在沙發上躺著自修不是嗎?



我已經二十七歲了,這樣的年紀才要開始念建築或設計來不來得及?
如果重新念大一的話,跟班上同學會相差將近十歲呢。
不知道實踐大學願不願意收留我……

當我說到這裡,我的愛人在一旁開車一邊說:
「你不能去念實踐啦!你會變成跟那些人一樣假掰。」

他絕對有資格批評。
因為他剛好就是實踐畢業的(笑)。
想一想,實踐的人好像真的都很假掰,而我也開始想要換個風格假掰一下。

「那你假掰嗎? 」我問。
「我超假掰的啊!!」他一面握著方向盤,一面認真地看著我說。



突然想起來,一年前的我才說想去念北藝大的,
念北藝大的話,應該也會無庸置疑地變得很假掰吧。

為了表示認真地邁向假掰之路前進,
我已經跟朋友約好一起去台中逢甲夜市買一副便宜的方大同眼鏡。
對!就是那種常在「河岸留言」或「地下社會」出沒的文藝青年們臉上都不可或缺的方大同眼鏡。
每次看到那種人群聚在站在門口一邊擺pose一邊抽煙,我就忍不住覺得:
「哇!真是做作的要命,你們以為你們吐煙的樣子很帥嗎?」

聽說方大同眼鏡在台北一副要賣五百元,台中只賣一百元。
逢甲夜市我來了!



整理房間時,我發現以前一個很要好的女生朋友寫給我的一封信,
信中有許多人名,我已經完全沒有印象,
那封信我讀到最後,越來越覺得納悶,彷彿第一次讀到……

「男生和女生之間的友誼,是很弔詭的吧!
當其中有一個人失去了界線,就失去了友誼的定義。
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種幸福,也是緣分。
你是對的人,但卻是錯的時間。
我很抱歉自己因為喜歡而說過的話和寫過的信,
我希望你能把信都丟掉。

………………
你知道嗎?你真的傷到我了。我想我到2001年才能原諒你。」


?????

關於這封信,我的記憶很模糊。
但完全記不起她喜歡我的任何跡象,原來我曾是個如此遲鈍的男孩。

我又發現另一封信,
原來兩年後,她還是繼續寫信給我,可見應該是原諒我了:

「如果我三十歲還沒交男朋友的話,請拜託娶我!」


!!!!!

在一堆擦過鼻涕的衛生紙、灰塵和垃圾堆的房間裡,我愣住了,
不禁開始反省:我是不是無意中辜負了很多人?
例如:部落格留言沒有徹底回覆,未接來電有時候會裝作沒看到,答應別人會出現最後卻爽約,
以至於我現在遭受到報應:每天醒來就會不斷地打噴嚏,而且還常打翻飲料……之類的。



寫完履歷表之後,我下樓看見剛起床的我爸也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看著他,我決定不忍心讓我的兒子也鼻子過敏,所以我不會生小孩。
在節育之外,不管甚麼季節,我們都要努力對抗鼻子過敏。



我想我必須多多寫日記,用寫作釐清我的生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有一陣子,我很抗拒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任何文章,
因為這裡是「無名小站」的關係,這個品牌讓我覺得越來越彆扭。
好像我從來不想承認我是宜蘭國中畢業的一樣,
雖然可能沒有人在乎,我還是覺得很可恥。

無名小站的幼稚國高中生多,廣告留言也多,
還有不認識的人留言罵我幼稚或無恥……
讓我在電腦前面忍不住:「幹!林背沒叫你來啦」。

不過,我想作為一個正常的部落格,應該還是要有一點詆毀的。
我不要像王力宏一樣,以為自己很厲害,強迫每個人都喜歡他的音樂。
只要有評審或樂評出來批評他的專輯,或是金曲獎沒入圍,
他就會使出無敵的自尊心出來反駁,說別人不懂他的音樂……。
不行!我不能變成這麼可悲的男人。

所以……我還是很歡迎有人留言罵我(咳)。

我覺得我應該個性有點犯賤,
我寧願看到有人罵我罵得有道理,勝過於有人用陳腔濫調來讚美我。
例如:「雨後總會天晴,我相信只要你努力一定可以跨越難關的!」
拜託,我介紹你去投稿國語日報好嗎?

不過最近我發現有很多讀者會主動出來替我講話,
我什麼時候有這麼多忠實讀者?



呼!可以在自己的部落格罵人好爽!尤其像王力宏那種大家都不敢罵的人。
我還有一大串看不順眼的人想要罵,
例如最近就有:洪蘭、朱天心、周杰倫、蔣勳、木村拓哉、共和黨、Nicolas Sarkozy………。

(不知道誰是Nicolas Sarkozy的人,請自己去google好嗎?)



對了,假掰的人也很歡迎來我的部落格。
如果你也很假掰,請留言讓我知道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