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總統大選我沒有去投票,
一來我找遍青田街的公寓所有抽屜和上衣口袋,根本找不到我的身份證在哪裡,
二來我既對曾背叛我的芭樂黨失望又不甘心被昏庸的藍霉黨統治,
於是我變成一個任性樂觀又獨善其身的政治虛無主義者。

現在政治已經被我歸類作「沒有宇宙終極意義」的事情,
花時間支持政治人物,為他們的偽善世故或無知愚蠢辯護,
不如每天定時排便或專心下載歌曲。

***

上週末在家附近的新生南路上看到龐大的遊行隊伍,
才發現原來正當我悶在房間趕稿為自己的人生瑣事操煩時,
竟然有如此為數龐大的一群人,願意犧牲自己寶貴的週末時間,
攜家帶眷走上街頭只為替某候選人造勢遊行,
不怕將來有一天他們可能被所景仰或信賴的政治人物背叛,
(這是機率很高的事,政治人物比愛劈腿的情人更不可靠)
但這樣不求任何回報只願意付出的浪漫情操竟然感動了我。

我也漸漸發現參加這類政治造勢場合對這群普通老百姓而言,
竟是一種集體精神治療,
跟有著同樣喜好理想志向的人聚集在一起宣洩情緒,
就與和一大群粉絲們一同聽著周杰倫或張惠妹演唱會一樣,
會有心情舒坦與治癒效果。

***

開票的那天晚上,
我與1975先生一起在夜市散步,吃晚餐,還撈了金魚,
訝異於夜市裡竟沒有一台電視正在看選情報導,
大家的表情或平凡或煩悶或愉悅,誰也看不出這個國家正在發生重要的事,
原來不管誰選上,大家還是要吃飯睡覺尿尿,繼續努力賺錢開心花錢。

也是同一天晚上,
我突然在某件很久沒穿的短褲口袋中找到久違的身份證,
原來自從上次立委選舉之後我就是一直將它遺忘在這裡,
不知道這是不是某種無解的文學譬喻。

再不想為與我無關的政治人物的當選而開心或因他們的落選而哀傷,
因為生命中有太多其他重要的事情需要我關心。

***

過年後第一次回宜蘭老家,和爸媽閒聊著最近一個月的家庭瑣事,
在我還沒開口前,老爸老媽竟然已經知道我即將又要前往印度,
不但沒有質疑或反對,竟然還鼓勵我趁年輕時多去外面看看,
他們會有這樣的轉變讓我嚇了一跳,
這樣的開明可能有一半要歸功於我從高中以來的叛逆,
不斷去試探他們的極限並且把那個極限推到無限大。
當然有一半也可能因為老爸的身體日漸惡化之後
人生所有虛華不實的東西都解構,才發現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不過講到選舉時,
老爸突然激動地對已經政治冷感的我談論著某總統的不是,
老媽則冷靜地跟她說:
「你不用操煩了啦,講那麼多,不管誰當總統你還不是一樣要繼續洗腎,然後繼續痛得要死不是嗎?」

老媽的那句話講出我心目中無可言喻的人生真理,
它代表最近我對政治時事的麻痺感還有很多人生事件的感想,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想起那句話,竟然又偷偷地哭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