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川さゆり・津軽海峡冬景色(1977)
(請注意她唱歌的手勢,超讚!)
(她的頭腔共鳴也好厲害呀~~)

今年開始好像有人突然把一顆奇怪的種子種在我的體內,
突然有強烈的預感覺得我未來會順利變成一個腳本家。
感覺從小到大所有人生體驗有一天會再度以他人的人生的形式在紙上出現。

今年跟去年的我比,好像沒怎麼成長,
住的公寓更破了,生活更墮落了,存款好像有多一點,
唯一紀錄時間的流動是看過的電影和聽過的歌曲,與朋友之間對話,

仔細地去分析腦中成分,
關於「人生觀」的部分,面積好像大幅增長。
好像人的二十幾歲這個部分成長地最快。

大學畢業開始,退伍之後,怎麼活著這件事突然變得好難,
有點像是下著大雨的寒冷天氣卻沒帶傘還突然尿急那樣地令人困擾不知所措,
好多從來就沒有思考過的難題突然迎面而來地,
為何從前學生時代的我對於這些事情毫無知覺?

有些從小到大就一直跟著我的宿命性缺陷死命地纏繞,
讓我懷疑人的缺點是不是到死都改不了。

***

最近對於日本這個概念又有了新的體驗,彷彿進入一個新的境界,
讓我覺得身為一個文化觀察家的道行又高深了一點。
不知道為何「輕津海峽冬景色」可以聽好幾遍還是很感動。

我那些在台灣生活的日本朋友,喜歡對我傾訴「我所不知道的台灣」,
例如半夜十一二點還有國小學童在外面遊蕩,
例如台灣人走路時都不會在意後面的人是否正在趕路,會任意停下來擋住別人,
例如便利商店強調日式便當,但真正的日本人絕不可能把菜肴直接放在飯上面,
聽了不禁驚訝並莞爾,這些我從來沒發現的台灣,
覺得身為台灣人真的好隨便,好沒有自覺,也活得好愉快。

有人問我為什麼念的是英文系,現在卻比較喜歡日文,
我說如果當初我若念了日文系,現在愛的一定是英文,
如果我是直髮,一定想辦法去燙捲,
可惜我是捲髮,老是羨慕別人直髮。

人就是很賤。

***

那個我一直很討厭的總經理(男,50歲),
上個月才摔斷腿打石膏,在家休息了近一個月,
讓我在離開公司前短期內不必看到他的面孔,感覺若有神助。

今天打開公司信箱,發現他突然宣佈辭職了,原因不明。
我突然懷疑是我的念力太強嗎?為什麼我的心願神明都有在聽!?(笑)

前陣子寫信給勞工局問公司年假算法是否和勞基法抵觸的事情,他們的答覆是公司違法。
真是大快人心,不過接下來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作了?
最令我疑惑的是這家公司離職員工如此多,為何從來沒有人講義氣地去發聲?
大家都逆來順受地被雇主欺負。

這是我覺得身為台灣人很可恥的地方,
我同事說我這種有話直說喜歡據理力爭的個性很像對岸中國人
(雖然聽了覺得很幹)。

***

為了返鄉過年,和日文部同事的Y君一起搭首都客運,
在辦公室裡,她笑著跟同事們說:「我們要一起回雪國。」
(「雪國」這本小說的第一句好像是:「穿越長長的隧道之後,就是雪國了。」)
一開始不知道她是宜蘭人,只覺得她身上有「什麼」吸引著我,
一旦知道了以後感覺關於她的所有線索都拼湊在一起了,
她是蘭陽女中畢業的,我是宜蘭高中畢業,
家裡彼此都住得近,有一種同鄉的默契感。
客運上我們聊得很高興,可惜一小時就到宜蘭了,
這時候真恨不得我們其實是一起搭六個小時的客運回高雄。

雪山隧道通了之後,回宜蘭變得很沒有真實感,
在彎來彎去的北宜公路好幾個小時突然看到山下那片鵝黃色的亮晶晶的蘭陽平原,
或者經過了二十幾個站和十幾個隧道,漫長的兩三小時之後,突然看見龜山島,
那種感動我覺得我到六七十歲還是不會忘記。

***

台北下著極討人厭的寒冷冬雨,宜蘭卻是乾燥的冬季,
天空晴朗,有一大群星星,感覺像是夏夜的星空,
走在乾爽的剛鋪好的鄉下柏油路上,遠處不斷地有小煙火施放,
第一次覺得從小到大所有人生經驗在此串成一線,
全都一目瞭然,心情變得很豁達又開朗,
好像該感動的都感動過了,該反省的我也反省過了,至此沒有遺憾了。
如果能夠就這樣邊走路然後慢慢失去知覺地就這樣死掉
人生就劃下平凡幸福的句點,
我會覺得非常好。

不過我沒死掉,心臟還是繼續跳動,
才會有這篇日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