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辭職的日子不遠了,每天都期待著退伍。
只要看完紅白歌合戰,吃完年夜飯,再過完一個國際書展,我就可以走了,
已經跟兩位總編輯和總經理口頭報備,沒有人可以留我。
我自認為自己已經有月薪四萬五千元的身價和實力,雖然別人可能不這麼認為,
總而言之這家公司已經請不起我了。

回頭看這兩年,感覺好像唸了一所奇怪的二專。
不過這個二專並不教你什麼,沒有給你任何input,
而是不斷地逼你把你所學的全都貢獻出來並且廉價地買走,一切只有output。
感謝他讓我付得起我的房租,可以住在大安區一個便宜但什麼都沒有的頂樓公寓,
感謝他讓我接觸了很多人,雖然跟每個人交情都不深。

我沒有辦法立刻繼續下一個工作,至少半年以內都沒辦法,
因為我腦袋空空,靈魂疲累,極度需要充電,或找個人撫慰。
繼續工作只會對不起自己和下一個公司,因為我要想一想事情。
雖然最近表姊又介紹我去她同學的公司,據說工作內容是去法國酒莊出差,品酒。
很吸引我,但是抱歉我不想留在台灣。

***

最近開始每天慢慢地去思考我的人生,以及2008年的旅行路線,
例如要怎麼從印度由陸路到孟加拉,或要怎麼從印度到伊朗再到土耳其?
我發現旅行比工作更累,因為旅行不是純休息,
而是每天都有一些鳥事需要克服,都有一些新的事情要學,新的決定要規劃。

我不會像那些布爾喬亞們一樣,把旅行美化成一種優雅近乎炫耀式的行為,
在一個髒亂的廁所裡腹瀉或者跟每天跟三個以上的當地人吵架到底哪裡優雅了?

***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有一種早衰的預感,
所以總是無法清楚地聯想或架構三十歲以後的人生。

當我看著別人的Flickr相簿裡,
那些跟我年齡相仿的文藝青年們或三十幾歲的都會新貴
照片裡頭裡頭裝潢高雅的室內擺設,寵物,派對,笑容,度假,戀人……
我完全不覺得那將來會是我的生活,或者我會擁有那些幸福的任何一部份,
我彷彿是個輸家,而這是個很沮喪的事實,
我連一個屬於我的寬敞的房間都沒辦法要到。

我開始發現活在這個醜陋的台北不是我要的,
天氣不好,建築很醜,食物難吃,有錢人太多,
除了語言相通這一點對我有利,而我卻不感激也毫無自覺之外。
如果全世界有那麼多可愛的地方,
我幹嘛把我的二十幾歲黃金歲月捐獻給這個城市,
每天去外面吃路邊攤時還得被迫要收看無聊的有線新聞台呢?

***

公司要好的同事幾乎都已經走人或即將離職,
而不知不覺我也發現我已經算是公司的中生代資深同事。
上班越來越寂寞,我只好每天都麻木自己。

上午去倉庫盤點的路程中,
我發現我的心情就好像當兵的時候被抓去野外出公差,一模一樣的無奈。
人生有很多事情好像都是在繞重複的圈圈。

在車上我一言不發,聽著年紀比我大十歲以上的同事聊著天,
我突然驚訝於他們彼此之間對話的空洞與層次之低,
那樣的空泛對話彷彿是貝克特(Samuel Beckett)筆下等待虛無消遣光陰的無聊人類的語言,
我超級害怕一旦我也成家立業買了房子養了小孩,我的言語也變得如此空洞。
之所以這麼空洞是因為大家都做一模一樣的事情,過一模一樣的生活:
拼命加班,有錢投資,住公寓,看電視,假日去大賣場,等著發薪水,罵小孩打小孩,講言不由衷的話。

所以我想要去世界的某個地方找另一種生活方式。
我不知道有沒有。

***

我很認真地決定結婚和子女絕對不會是我想要的,
我怨恨我的父母竟然在對栽培小孩毫無理想和遠見以及掌握不到社會發言權的狀態下把我生下來,
假如我爸是吳念真,我媽是龍應台,就算我演技再差還是可以當張震。

如果我是我爸我媽,我不會想要生。
所以這樣的小孩跟別人賽跑等於得從起跑點退後一百公尺再出發。

我甚至沒有問清楚他們為什麼想要生小孩,
如果只是為了傳宗接代和養兒防老(←老媽親口告訴我),
那麼這個平凡人家族的基因根本沒有需要傳下去的必要。

如果生小孩只是為了讓他們將來能夠考取公職混口飯吃或當老師,
將來等他們長大後以充滿壓力的語言阻止他們任何追求理想的行為,
例如禁止他們休學或流浪,反而逼婚和強迫服兵役
那麼生小孩真是一種浪費地球資源的罪過。

***

公司的聖誕感恩茶會上,大家不斷地拍手和禮貌性微笑,
我發現我又變成了高中時代朝會上那個堅持不拍手的壞學生,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拍手和微笑還是發自內心比較好。

當大家用英文矯情地唱著Silent Night的時候,
我突然覺得這家公司的偽善,這樣的人生,還有基督教和聖誕節都讓我噁心到覺得反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