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日本的冬季幾乎每天都是這種晴朗又雋永的天氣!台北人看了都快哭了。(攝於新宿御苑)
 
如果你也住在北台灣,這個冬天你應該也一樣心情鬱卒吧! 去年冬天11月與12月加起來的降雨日數,應該已經超過50天了! 「世界好不公平」這個遊戲被老天爺玩得太過火了! 同樣是海島型氣候,同樣都有東北季風造訪, 日本的冬天常是晴空萬里,雖然寒冷卻舒爽乾燥, 有銀杏和楓葉當做美麗的陪襯,相對濕度總是徘徊在30%左右, 我們這個南國每天下衰雨,只要15度就會凍到冷風刺骨, 棉被冰冷,洗衣服也晾不乾,相對濕度永遠超過80%! 我認真地懷疑:北台灣根本是全世界冬季最潮溼的地方啊! 再加上台灣人的家裡常沒有暖氣浴缸提供冬季慰藉, 這個國家簡直是先天氣候不良,後天又沒人願意動腦筋,嗚呼哀哉! 不想過一輩子陰濕冬季的我,決定採取積極行動和命運對抗,第一步就是:買除濕機! 在網路上做了一下功課,立刻到我家斜對面的黃色電器行做了一個實地勘查的動作。 好不容易看到具有設計感又能討我歡喜的假掰機型, 找了臉上沒什麼笑容的工讀生小姐來,她勉強動了嘴巴說: 「今天幫你訂,後天才會送到喔。」
剎那間晴天霹靂!難道這個國家一直在跟我作對? 三十歲以後,我的購物原則之一是:「想買的東西立刻就要拿到手!」 明明知道網路購物比較方便,但是我一刻也不想等,現在立刻想把家裡的濕氣全都吸光! 於是我不厭其煩搭了兩趟計程車,跑了三家黃色電器行才找到我想要的機種。 不禁讓我感嘆這年頭實體購物真的越來越不方便了。 當我歡天喜地付錢買下之後,黃色電器行小姐突然塞了一個大紙盒給我: 「這是什麼?」我問。 「這是會員贈品,它是微波爐專用磁盤。」小姐說。 「我不需要,謝謝」 「呃,先生家裡沒有電磁爐嗎?這很實用耶。」 「我不需要,送給你好了。」 三十歲以後,我的購物原則之二就是: 「醜或沒有設計感的東西絕對不收,就算它是免費的!」 至於到這台除濕機的表現呢,我只能說:我好後悔沒有早一點擁有它! 它還具備貼心的室內乾衣功能,所有冬天晾不乾的衣服全靠它了。 我讓它運轉了一整天,竟然立刻榨出了兩公升以上的水。 原來今年冬天(以及過去所有冬天)我一直活在陰濕又倒楣的沼澤裡! 隨著寒流一波接著一波來襲,
 最近我也認真考慮是不是要買台可以取暖又可以當有錢人裝飾品的葉片式暖氣 (我家只有鹵素燈電暖器)。 感覺只要擁有了一台,家裡的客廳立刻就變成時髦歐洲電影場景,
而我們也彷彿化身為雷奈侯麥電影裡的人物。   
 
不過寒流一過,好像又不冷了。 今天的氣溫是不冷不熱的18度,這就是令人尷尬的台北的冬天。  


   聖誕夜的前夕,一早起床發現肩頸部位有異常的酸痛感,想必這就是傳說中的「落枕」。 這輩子從來沒有落枕過,不知道它竟然帶來這麼多不方便, 但是我仍然得去上班,只是姿勢非常奇怪,和客人交談時簡直像個脖子扭到的烏龜或鴨子。 下班之後,已經是晚上九點四十分了,趕緊去家附近的中醫診所報到, 這種宵夜時間竟然還能掛號看病,讓我很慶幸自己生在台灣。 話說這家中醫診所很奇妙,不管我是中暑、感冒、腳扭傷、鼻子過敏,一律會被針灸: (註:後來我才知道有針灸才有健保給付,純推拿則無健保。) 而且不意外的是,看中醫好像永遠都需要伸舌頭被把脈。 醫生把了一下我的脈搏,馬上宛如口頭禪似的說: 「平常沒事不要太晚睡。」 「幾點才算晚睡?」我故意問。 「十一點。」這答案讓我沒禮貌地笑了。 被問診之後,不到五分鐘我的雙手已經被插了四根大小不一的針。 針灸完又被帶到隔壁的推拿中心等待推拿。 推拿師傅目測約四十歲,染著金髮,長得不像推拿師,比較像機車行老闆。 他很豪邁地使勁全身力氣,扭著我的脖子和肩膀,完全不在意我會不會痛。 在我大叫了幾分鐘之後,推拿結束了。 「我現在要幫你貼藥膏。你洗澡了沒?」他拿著一片國術館常見的綠色黏稠狀的藥膏。 「還沒。」畢竟我才剛下班。 「那今天就不要洗了!」師傅命令我今天不准洗澡,他好幽默。 當我準備要回家時,師傅又說了: 「你明天再來回診!」這位師傅好像永遠用豪爽的命令式來與人交談。 「可是明天我要開party耶。」是的,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事情阻礙我享樂。 「開什麼party?聖誕趴?」他皺著眉頭看我,幾乎要笑出來了。   



圖:遲來的聖誕快樂!(攝於我家客廳)
 
今年我家的聖誕趴異常溫馨,我們找了一些老班底朋友們來參加, 除了往常的交換禮物(台幣三百元為上限)之外,每個人都要說出今年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一件大事: 這使得原本煙酒不離手的狂歡party,突然安靜地變成集體告解式的心靈成長團體。 才發現大家都過著看似平淡,其實卻很精采的生活。 有人在一邊泡溫泉一邊看到雪飄下來,覺得很感動; 有人被外派到加拿大,開始過著歐美人的生活; 有人一邊紅著眼睛一邊說她的愛貓死了; 有人都已經二十多歲了,卻不小心在飯店尿床; 有人在日本一個月撒了台幣二十萬,覺得很舒暢; 有人跟著女友搬來台北,一邊衝浪一邊學中文; 有人地震的時候被困在福島,在避難所的地板上睡了三天兩夜……    農曆年過後,我有一件任務要挑戰:我要參加2012東京馬拉松! 這是一場競爭很激烈的夢幻馬拉松:三十萬人報名,只選約三萬人參賽。 謠言說:外國人只要報名就會被抽中!我一直質疑這個謠言的可能性。 去年用東京的地址報名,可能被當成日本國民所以落選了。 今年回台灣報名果然中選,真是爽快啊! 但重點來了:我這輩子沒跑過真正的馬拉松! 男子高校時代雖然跑過九公里的越野賽跑,但那畢竟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啊!
現在才開始鍛鍊不知道會不會來不及? 正當我準備開始練習,才突然驚覺:不!我竟然連一雙真正的慢跑鞋都沒有! 趕緊去我家附近的運動用品店又做了一個實地勘查的動作, 十分鐘後立刻提了一雙便宜又帥氣的NIKE慢跑鞋回來。 順帶一提,當時已經接近深夜十一點了,我再度驚訝生活在台灣的便利與不可思議。 所以說,深夜食堂算什麼? 這裡是台灣!我家附近還有深夜中醫針灸推拿深夜運動用品店。 但是如果可以交換的話,這些我都不要,
我想要每天都是晴朗無雲永遠不下雨的乾燥冬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jp
  • 頭香~
    疑那隻鹿也跟著你回台灣?
    有人地震的時候被困在福島,在避難所的地板上睡了三天兩夜……
    (這個有人不是不良少年您自己嗎)
  • ①那個人就是我。
    ②那隻鹿是去日本新買的,跟之前的比更大隻!

    不良少年 於 2012/01/17 00:18 回覆

  • BiboMonkey
  • 不良少年可以考慮搬來台灣南部高雄之類的喔 XD
    高雄冬天也幾乎不下雨了 ...
    以前我唸大學時跑去台北唸書,
    最厭惡的就是台北的冬天,
    尤其有一年我記得連續下了兩個月的雨,
    下到整個人真的非常鬱悶 ....

    現在回到高雄工作後,
    覺得南部的晴朗乾燥冬天還是比較好 XD
  • 是的,我才剛從高雄出差回來!
    好溫暖又乾爽!簡直是初春!

    不良少年 於 2012/01/17 00:30 回覆

  • Belle
  • 長跑可以搭配五趾襪,把腳趾隔開可防止水泡發生,更耐跑。
    我個人覺得很好用,但好穿的五趾襪不好找,可能要花點時間找。
    有買到的話穿穿看,試跑看看,因為有的人會穿不習慣。
    預祝你挑戰成功~
  • 舊識
  • 42公里耶...
    怎麼這麼勇敢! ~_~
    希望你這個月已經有稍微練習一下了。祝你完跑全程!
  • 所以說,深夜食堂算什麼?
    這裡是台灣!我家附近還有深夜中醫針灸推拿和深夜運動用品店。
    但是如果可以交換的話,這些我都不要,
    我想要每天都是晴朗無雲永遠不下雨的乾燥冬天!



    我也要!!!!!!!!!!
  • Clementine
  • 我生長在氣候溫煦的台中,久聞台北氣候潮濕多雨,果然傳言不虛。(我父母在生
    我之前在台北求學討生活好多年,他們也是這樣敘述的,三十多年前的台北就已經
    這樣令人難耐了啊)

    我在巴黎求學住到現在四年多,至今都記得在花都居的第一個冬天有多麼難熬。
    那時候我不得以住在很假掰的巴黎第五區的一間破舊公寓裡,屋裡內建的葉片式暖
    器設在老木頭材質的窗戶底下(外頭沒有垂直捲拉的百葉窗),那年冬天巨寒而我
    住到了一個暖器形同虛設的舊房子裡,浴廁長年不通風,房東又裝了個很假掰又癟
    腳的抽氣式馬桶(跟飛機上那種神似),每次上大號就是我的夢靨。房東又是個怪
    里怪氣的亞洲癖老頭,我還擔心他在公寓裡暗設針孔。

    沒有陽光的冬天,令人窒息的地鐵迷宮,令人陰鬱的住所,繁重又令人摸不著頭緒
    的學業,那時候我低潮的幾乎要得憂鬱症(主要是沒有陽光,加上適應不良)

    還好幾個月後我就找到了新居,逃離了那個爛房子。
    接下來幾年奇蹟似的就慢慢地適應了這個又美麗又醜怪的巴黎,適應了這裡的氣候
    甚至我覺得我在性格上也成為了冷漠麻木的巴黎人(嘆)

    其實巴黎那些外表古典的舊房子大多都很中看不中住的,電影場景總是比較美好
    嘛。

    住這裡令人鬧心的,除了傲嬌的商店營業時間之外還有令人氣結的辦事效率。
    去年底我手割傷上公家醫院掛急診(傷口太大要縫針),整整排了三四個鐘頭候診
    我在想要是手斷了等排到我血都要流乾了.....
  • dpciel
  • 好久沒來看你的BLOG了,這篇讓我瞬間爆笑,邊笑邊發抖(唉.實在是太冷了今天)
  • purple70707
  • 笑出來了
  • 小啟
  • 結果你真的跑完馬拉松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