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最後一天上班,是晴朗無雲的星期六,
天氣好到讓人不想出去躲在辦公室裡,
好幾次我在男廁望著窗外的雲朵,想要奔向天空。

今晚竟然又得留下來加班,這樣的拼命會讓我的戶頭錢變多嗎?
我怒火一升,臉很臭,口氣很差地唸了一下我們家執行編輯:
「你的進度訂得是不是有問題?」
「每次都要白天鬆鬆散散,晚上再留下來改稿就是了!」
「星期六晚上還加班,我心情很不爽你知道嗎?」

我的脾氣就是這樣,要不要接受隨便你。
她剛好是我不欣賞的那一型,想法太天真愛撒嬌又過度女孩子氣
所以我完全不在意他討不討厭我。

覺得自己越來越走向某種反社會的灑脫。

***

烏煙瘴氣地加完班,
為了轉換情緒到隔壁未加蓋的頂樓陽台聽著耳機裡的音樂,
從這個地點可以看到不知道為了誰閃閃發亮的台北一〇一,
敦化南路上的雙子星高級商業大樓,
還有青田街家家戶戶的日常茶飯菜生活。

對面五樓住了一對夫妻,老公在床上翻身了好幾次,老婆關燈之後也上床睡覺,
四樓空著沒人住,如果房東願意無償讓我搬進去的話,我馬上嫁給他。
三樓似乎是雅痞,老公喜歡點著蠟燭脫光光,或在陽台作陶藝。

斜對面那家人小朋友邊寫作業邊看電視,還養了一隻貓,
旁邊那家長滿雜草的頂樓,女人在電鍋旁吃飯,很清楚地看到她不斷地在咀嚼飯菜的兩頰。
更遠處的豪宅公寓,似乎有很舒服的影音設備和家庭劇院,不知裡頭住著什麼高階主管。

每一戶看起來都像是楊德昌電影裡會出現的畫面,這不完全是好的形容詞,
這種無事發生的日常生活,總隱藏著我們看不見的「什麼」。

秋天的微風很涼,不管作任何事情都會覺得很愉快,
為何這樣人畜無害乾燥又涼爽的美好天氣,在台灣只佔了一年的十二分之一?

這個陽台跟從前我愛的那個大學男子宿舍頂樓,有點像也有點不像,
雖然我現在的心情和當時的心情一樣,像馬桶一樣阻塞,
當時覺得大學像監獄逃不出去,現在也覺得工作像監獄逃不出去,


***

前陣子有一天下班跑去逛我家附近的一家跳蚤店(捷運古亭站七號出口,店名為「尋寶跳蚤屋」)
發現他們把一堆美國黑膠唱片拿出來賤賣,
唱片裝滿好十幾籃,上千張絕對有,
價格竟然是讓人張目結舌的「每張五十元」。

這裡有好多連誠品音樂都買不到的六七零年代民謠和搖滾經典盤:
Simon& Garfunkel, Neil Young, The Mamas & Papas, Peter Paul & Mary,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Buffalo Springfield, Crosby Nash & Stills,
慶幸我喜歡的年代和大家喜歡的年代不太衝突,總是很輕易地就能找到我心中的寶,
有些連CD台灣根本找不到,卻可以很輕易地在這裡買到LP,這世界的邏輯還真炫!


↑這張竟然只要五十元,而且那麼多人來選卻沒人買走!
是大家都不識貨嗎?我想是老天送我的禮物!

記得那天明明很晚下班,又悶又一肚子氣,
在這些充滿跳蚤和灰塵的黑膠唱片堆中尋寶的同時(雖然讓我的眼睛過敏又發癢),
我無聊的白日就輕易地被這種找到知己的竊喜給救襩了。
以下是我買的唱片!



(最近兩個禮拜就去逛了三次!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Beth
  • 如果需要我幫你帶買 let me know. 這邊也很多 :P
  • 也是1980年代出生的青年
  • 這些唱片封面 很有那個年代的感覺
    Good taste.

  • 撒旦
  • 天啊!
    你真的是賺到了!
    可惜我沒唱盤可以聽
    (搥胸頓足ing...)
  • 我也好想要一張Neil Young
  • Naomi
  • 是救"贖"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