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檢視自己的人生才發現,原來我是很少跟一群朋友出門玩的人,
大學時代幾乎沒有那種一群同學瘋狂夜遊或熱血環島之類的記憶,
可以說是沒有年輕地活過。

不過倒是常常有一個人去某個地方流浪或探險的經驗。
例如一個人跑到宜蘭縣冬山鄉的廢棄化學工廠裡面拍照,
或者一個人跑到蘇澳的海灘上邊睡午覺。
或是一個人坐船到蘭嶼,在沒有路燈的島上和羊群面面相覷。
或是一個人在冬天的晚上挨著低溫騎著北宜公路回家,愉快地泡著礁溪溫泉。
或是一個人背著背包去印度流浪,吃咖哩,吸大麻,結善緣。

每次出門晚回家老媽總會問:「你到底跑到哪去啊?」(台)
我總是會神秘地說:「沒有啊。」(台)

北橫公路是最近我想要挑戰的地方,
我妄想騎著快要報廢的老爺車金旺經過北橫公路回宜蘭。
不過我不太清楚北橫到底要怎麼走,也不知道騎完到底要花幾個小時,
只知道從新店市到三峽鎮,從三峽鎮到大溪鎮,再從大溪鎮進入復興鄉,然後就是北橫了。

中午一點才從台北市出發,其實時間有點晚了,
我有點擔心天黑了我還沒騎完回家的路,
不過我這個人很頑固,心裡決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得不計任何後果馬上完成,
所有理性都沒辦法阻止我。

所以我一路上經過新店三峽然後到大溪,連午餐都懶得吃了,
正要進入北橫公路時,發現路口竟然是蔣介石的陵寢所在地「慈湖」,
這個從小到大只在國立編譯館課本上聽過的「偉大」地方原來就在這裡,
這下可引起我的好奇心了,打算親眼目睹蔣公這身充滿防腐劑的萬年木乃伊到底長什麼樣子,
於是花了十幾分鐘走到了戒備森嚴的陵寢,才發現連個棺木都沒有,
只不過是一塊長方形的木頭狀物體,什麼遺體也看不見,
原來每個觀光客都被耍了,包括許多我身旁操大陸口音的中國遊客。

時代真的不同了,
民國七十幾年以前參觀中正紀念堂或慈湖這種地方是絕對不能穿夾腳拖鞋的,
並且一定要「鞠躬行禮」,態度還得「莊嚴肅靜」,
現在就算你穿細肩帶或小熱褲或吃口香糖或吃檳榔都沒有人管你了。

*** *** *** ***

看著公路指標上寫著:宜蘭=108公里,
心裡面有點後悔,但生性鐵齒的我總認為我有神明眷顧,一定騎得完,
倘若時速40公里,不到3小時就能到宜蘭。

北橫公路剛開始還頗像任何一條通往山地鄉的公路,
也許這裡可以是花蓮、南投或高雄,
你知道就是那種路旁總是賣著蕃茄或高麗菜,設有民宿、卡拉OK、土雞城、活魚三吃或泰雅小吃的山地鄉,
有可愛的原住民坐在路旁,或抽煙或喝小米酒或跟人交談,
還有長相更可愛皮膚黝黑的原住民小孩在玩耍。
喔,我真恨自己不能身為原住民,可以不費力氣就可以得到很深的混血兒輪廓,
考試可以加分上台大,將來還可以出唱片當演員或成為立委高金素梅。

事實證明北橫真的是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台灣,
路上常有一些很美又不知名的吊橋,還有路旁不斷流洩的不知名瀑布,
山上長著一大堆長得很有趣的針葉樹,清澈又湍急又吸引人跳進去被水鬼抓的小溪流,
騎到一半還能看到壯觀的榮華大壩洩洪的姿態,真是屌啊。
路旁總是有一些指標寫著:「○○○部落由此進」,感覺就很吸引人。

路上一直沒什麼人,路也很小條,只有單線道,
過了巴陵之後彷彿整條路只剩下我一個人,難道我闖入了台灣的秘境嗎?
彷彿身在某個我不太熟悉也不知道名字的亞洲國家。

騎到一半覺得口渴,拿著我帶來的礦泉水瓶裝著馬路旁流淌的溪水,
一入口發現:「幹!從來不知道水可以這麼好喝!!!」
口感甜美又清爽,彷彿會帶給人不可思議的感動,這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
這樣的感動連法國貴婦Evian進口瓶裝水都沒辦法給我,而且那只是路旁隨便亂流的山泉水。

越進入深山裡,天色越來越暗,太陽好像已經準備下山,霧也好像越來越濃,
不一會兒竟然開始下起惱人的山區局部性短暫陣雨,
我身上只穿著一件防風夾克和一件短褲,加上夾腳拖鞋,於是全身都濕答答,
身旁連個躲雨的地方都沒有,甚至連半台車也沒有,路彷彿無窮無盡永遠也騎不完。

這時候的海拔好像是一千公尺以上,好不容易看到縣界寫著:大同鄉,
我正準備謝天謝地,以為到了宜蘭縣境內就沒事了,快到家了,
沒想到從這裡之後才真正是黃金大考驗。

過了一個小時我好像仍舊在騎車,路怎麼也騎不完,
一直注意路旁的公路里程標,慢慢地從五十多公里變成六十多公理,
雨繼續下個不停,更可怕的是,溫度好像也有點低,
天已經很暗很暗了,機車的車燈不知道為什麼不亮了,
只能用天空的餘光來判斷眼前五公尺以內的路,到最後連餘光都沒了,
只能用僅有的視力看著路旁的白標線,最後連騎到幾公里都完全看不見了。

很荒謬的是,我好像不是第一次把自己逼到這種絕境,
我好像很擅長把自己推到這種非生即死(live or die)的考驗,
然後祖先保佑地又平安回來。

當時大約是晚上七點,路上除了我沒有任何靈長類動物,
周圍昏暗幾乎無光線,配上路旁鬼魅般的高海拔的枯木群和針葉林,
望著那種詭異又神秘的氛圍,也許是太過震撼於它的恐怖或驚訝於它的美,
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覺得自己好像闖入了《魔戒》般的電玩場景,或是潛入誰的潛意識裡面。
覺得這裡一點也不像是我生長二十多年的台灣。
我以為關於台灣的一切應該都要是熱鬧又溫暖,從來也不知道台灣可以有這樣的風景,
彷彿是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用最後的耐力和視力騎完,已經是一小時多之後的事了,
我發現我終於來到了平地,路旁的公路里程早就跑到九十多公里,
原來我經歷了完全黑暗的三十公里啊!

回到宜蘭市區,我發現我很狼狽,全身又濕又被泥水濺地髒兮兮,
在外面吃晚餐時,一邊舀著熱湯喝,身上還一邊滴滴答答地滴著水,
那時我有一個幻覺:我覺得我根本不是人,其實是水鬼。

不過我不後悔騎完這趟北橫魔幻之旅,
只不過下一次希望是豔陽高照的綠色公路,而不是第三度空間的無人秘境。
另外我完全不敢跟我老爸老媽說:「其實我不是騎北宜回家,而是騎北橫啦!」
我怕他們瘋了,中年人心臟都很小顆。

順便一提,北橫公路上的山泉水,到了平地還是很甜很好喝!
這也是北橫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方之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良少年 的頭像
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日記

不良少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禁止留言
  • fishlin1980
  • 我也超愛北橫的,景觀原始,還有純樸可愛的泰雅族人。
    當兵的時候也曾跟同袍走過一次,不過那時颱風剛過,路爛的要命,只騎到巴陵就沒法度啦。
    宜蘭還有一條我很愛的山路,就是從大同鄉到台中和平鄉那條。
  • ezrider
  • 北橫的路又小又彎 路面有時還有一堆驚喜 例如不明濕滑液體 便當盒 襪子
    快到梨山附近時 你可以看到台灣山坡過度開發的糟糕景象 實在令人難過
    我有次騎車騎到梨山附近 停車下來在路邊水溝裡打瞌睡 當時實在是太累了
    中橫風景也不錯 可惜路常常斷掉 時通時不通
    打到這又開始想念台灣的一切
    阿 美麗的寶島

  • 寶島男兒
  • 逍遙騎士先生:
    北橫看不到「梨山」吧!
  • fishlin1980
  • 他講的應該就是大同鄉到台中和平鄉那條
    "中橫"宜蘭支線
    梨山附近山坡地真的是過度開發
    相對的
    宜蘭這一邊自然景觀就保持的比較好
  • mannylee
  • 前陣子我剛好從宜蘭支線那條回來,
    當大家都在靠北梨山過度開發的時候,
    我覺得平地人才是該死。
  • fishlin1980
  • 開發那些山坡地的,很多都是老芋仔。
  • aricashu
  • 今年三月時和大學同學騎機車從台東上南橫要回台南~
    非常能感同身受你的"世界未日與冷酷異境"...
    那時冷氣團來,我和其它五位同學失溫的厲害
    看不見前方的路,也不知道自己騎到什麼地方..
    真的!非生即死!!

    順帶一提:南橫的風景也很美麗噢!
  • croter
  • 我也騎過,一開始大溪附近還想說7號路況很好阿。
    到了復興鄉之後真是爛到一不行,
    也常常用路標的剩餘的幾公里來安慰自己,不就才哪幾公里幾小時就到了。
    但是話說回來,北橫的沿途風景很美麗,卻好像一直很濕冷,還是剛好我去也下雨。
  • spade
  • 北橫好棒,風景更棒,一生最少要去一次
  • ++ 一個人很自在耶...
    但一個女生在蘭嶼即使是又胖又醜還是逃不過被老頭騷擾的命運

    台北現在外面下著大雨...聽著雨聲真安心